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诸天谣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桃符

第二百二十八章 桃符

手机阅读

“风雷滚滚,威压如山。然而女子对天照大神说话的口气,却像驱赶一条癞皮狗。老夫生怕他们打下去的话天空会被撕裂,扶桑陆沉。谁曾想,至高无上的天照大神连屁也不敢放一个,飞快偃旗息鼓。

“神威如渊,神威如狱。天空从什么时候开始云开雾散的,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夫并不知晓。那情形,就好像一只小蚂蚁头顶上突然冒出一口热气蒸腾大锅,锅里开水鼎沸,溅出一滴足以把它烫成十二分熟。被吓得浑身瘫软动弹不了,也不敢抬头偷窥引发神灵注意。

“嗵一声巨响,原野震动,似乎什么大家伙从天空掉下来。我听到女子喊了一句‘红花郎,过来’,身子便被一股无形力道扯了过去,见到原野里冒出一个被斩断的像小丘一样大羊头。那女子一脚斜踏羊角,手指间转动着一把小剑,若有所思。窈窕身形裹在一团光影里与世隔绝,英姿飒爽,无与伦比。

“老夫只望了一眼就脑海剧痛,老老实实趴在地上,看着腥红血水蜿蜒汇聚成了水洼,浸透了沙土。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女子开腔,说‘两千年后将有一个奇怪的青年路过这片原野……腰间缠着一根草绳子,别着一根小棒槌……’,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威压什么时候消失的,老夫不记得了。反正等了许久许久,终于麻起胆子抬头再看时,女子已经消失,只剩下山羊精庞大狰狞的头颅。

“那一仗过后,扶桑的老怪物基本陨落,天照大神不知所踪。传说他修成正果,得道飞升了。慢慢老夫才明白,那一天降临的是笼罩在所有神灵头顶的噩梦,叫‘巫山神女’。她把诸天神佛统统赶进天界后,一剑斩断了天门,从此人间无神灵,天人不下凡。

“天门中断,天地元气成了无源之水,别说凝聚成灵气,连一些洞天福地里原有的灵气也渐渐散逸匮乏。但是在头几百年里,对世界影响还不是很大。又摆脱了大神压制,是我们这些小精怪修炼的黄金时期。那时候鸿雁可以传书,风信子可以漂洋过海。老夫同远方道友取得联系,零星知晓了一些隐秘。你腰间那截雷心木,就来自当年隅居南海小岛的一位道友。她性格倔强,一心证道,没有想到竟然被天雷劈死了。

“老夫本来没有名字,能够被神女赐名‘红花郎’是莫大的荣幸,所以一直用着。年少懵懂,不识愁滋味。等修炼小有所成再回味神女说过的话,却越想越害怕,感到了莫大恐惧。她说的是两千年后将有人经过这里,不是说明天有人找你。乌有和尚讲下午如果有一个年轻人逃到树下就困住半天,只是一种推测。而神女在两千年前清楚地看到了今天,也就是说,她一眼看穿了老夫的未来。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无论做什么,未来都已经确定,你就是一只被绳索牵扯的小木偶。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佛门讲万物皆有定数,那也只是定数而已,并非未来的所有细节都被确定。

“山中常有千年树,世上难遇百岁人。虽然草木精灵的寿命长,可活够两三千年还是需要莫大的机缘才行。比方说老夫矗立旷野,即使侥幸抗过了风霜雨雪雷鸣电闪,还要避免陨落,防备被人砍了去打家具。若是证道有成,白日飞升,那就去了天界,不可能还呆在这里。神女凭什么认为两千年后老夫既没有飞升,又没有陨落,依旧好生生的等你到来?”

听了凤凰树灵这番话,满江红细思极恐。类似的话也听说过,恰恰出自巫山神女之口。

那时节她刚杀了楚顷襄王,与群巫大战前自言自语,道:

“历史上的顷襄王兵败后死去,难道本来就是我杀的?他儿子考烈王随后即位,重用春申君,合纵连横……如果我不杀顷襄王呢,他会怎么死,还是不死?难道我一直在书写历史,不是改变历史?难道这个破历史就改变不了吗,随你怎么弄都会回归原位?难道你拼命努力,以为有无限自由、无限可能,其实剧本早就写好,只是看不到……”

经典物理学认为未来是确定的,量子力学则认为一切都是概率,至少在目前还看不出有任何调和的可能。

从逻辑上分析,只有精确到全部细节的预知才能够证明未来是确定的。可“预知”这一行为会对未来产生扰动,那么未来又变得不确定起来,从而不能够被预知。

这便成为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神女倾向于未来不确定,可态度并不坚决,在送别少女们去巫山时还说过这样一段话。

“你们问我何时归,本来不是一个问题,但深究之后又是一个关于时空本质的问题。我知道神女峰会屹立千年,可是不知道自己回去了没有。就算我现在说明天回去,那也只是一个设想,一个大概率事件。在明天没有到来前,没有谁可以控制它。时间未到,什么变化都可能发生;时间一到,一切过往都凝固成历史。”

满江红猜测神女没有回去,也不认为神女的目光穿透了两千年直接看到今天。她为什么知道自己将经过这片旷野,仅仅因为她是从这个时代穿越的。两千年前她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可能想吩咐凤凰树灵做点什么,但又不能确定蝴蝶效应,于是放弃。

那也间接说明未来肯定不太好,但至少保留了一线希望。否则她不会想着改变,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做。

尽管她什么决定都没有做出,其行为本身已经扰动了历史,涟漪波及今天。像斩仙人、断天门等等,更是大刀阔斧改变历史,创造历史,断江截流把未来导入另外一条航道。今日之世界,正是这些扰动与改变形成的结果。

白发红花郎似乎讲激动了,呼哧呼哧连喘几口粗气,继续道:

“天门中断后的两三百年,对人间修炼者而言是末法时代来临前的黄金时期,是回光返照,是夕阳余晖。但老夫纠结于神女的预言,无心修炼,胡吃海喝,以致形体痴肥。用道门的话来说,是有了心魔;用俗世的话来说,叫混吃等死。谁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千多年前,执弓之神降临。翻江倒海,将人世间修炼有成的高人、精怪统统摄走,场景之恐怖好像天空撒下一张无形大网捕鱼。老夫正因为修为不高,才逃过这次大劫。

“其实,执弓之神在天门中断后不久就降临过,一箭射杀了镇守此界的神桃木,大约是惩罚他办事不力吧。此后天宫才开始出现,接引飞升人。

“老夫等了两千多年,终于等到了你。既然当初神女并没有吩咐做什么,乌有老和尚又请求帮忙,老夫答应他又何妨。你的神魂里有一缕非常凌厉的杀气,让老夫非常忌惮,但困住你半天却不难。

“你明明知道方才幻境里的人物都是执念,却不忍扑杀,说明是一个心地善良有情有义的人。老夫非常欣赏,更加坚定了困你半天的想法。反正你呆在这儿又少不了一块肉,一出去就可能被导弹灭杀。

“然而,老夫见到了你腰间的雷心木,一时好奇就进去了。那截雷心木出自老夫陨落的道友,被改造成了一件法器。由于同属凤凰树,对老夫并不排斥。可是,你知道老夫在里面见到了什么吗?”

白发红花郎瞪大了眼珠子,表情像见了鬼似的。

满江红摇了摇头。

他知道绿萼在里面住了很久,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那里面,中心位置,有一栋小房子。”

红花郎张了张口,艰难说道:

“老夫嗅到了少女的气息,是娇嫩的凤凰花精灵。她利用雷心木天然的纹理和缝隙,钻出一个个密密麻麻小洞穴相勾连,将它改造成一件可以储存和释放雷电的强大法宝。你知道那是一件多么琐碎枯燥和浩大的工程吗?给老夫一千年也做不到。不是不能,是没这个耐心。

“老夫猜这截雷心木是她特意留给你的,而不是你撞大运捡来的。在雷心木外围,她利用你日夜佩戴而沾染的一丝气息细心做了个禁制,好像一把小锁。这样一来,有朝一日当你神魂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自由进入,不设防。而其它人,只有精神力量远远强过她,才能够破门而入。

“她一定非常非常爱你,甚至超过了热爱自己的生命。在雷心木里面,她给你留下了一封信……”

写的什么?满江红惊呼。

绿萼是一个闲不住的性子,当初很烦她叽叽喳喳。如今想到她仅仅为了给自己做一件法器,不辞辛苦像只小蜜蜂般进行这般浩大的工程,就心如刀割。

“你以为,老夫是那种偷窥别人信件的没品行精灵吗?”

白发红花郎不屑地摇了摇头,道:

“那封信就刻在雷心木中心小屋子的墙壁上,老夫只是一不小心看到了。可是,老夫不能告诉你……”

“你什么意思?那是我的信……快告诉我。”

满江红退后半步,面色铁青。

“是你的信,那就自己去取吧……为了防止你在修为尚浅时见了那封信动摇道心,老夫不惜耗损神魂,把破坏的禁制修补加强。哼哼,你只有强过老夫才能击破禁制进入……”

“你想干什么?”

满江红缓缓握紧了双拳。

“收起你的杀机。”

白发红花郎一声冷哼,道:

“老夫相信,曾经住在雷心木的凤凰花小仙子,绝对希望老夫这么做。但是,仅仅为了一个晚两千年的小辈,老夫还不至于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你知道老夫在雷心木中,还见到了什么吗?”

满江红摇了摇头,实在猜不出。

“桃花令,里面居然有一块桃花令!”

白发红花郎的表情很复杂,似惊,似喜,似悲。

“被执弓之神射杀的神桃木,是这一界所有草木精灵的祖灵。他强大慈祥的气息漂洋过海,令童年的我都可以嗅到,睡得安稳。其实他没有颁布过任何令牌,连被执弓之神诛杀时也没有招集天下精灵对抗。桃花令是草木精灵们凭空想象出来的,说若有令牌,肯定出自神桃木本体,并且被雕刻成桃符形状。

“时间过去了悠悠两千年,当初和老夫讨论这事的道友没有一个留存世间。然而,今天老夫在雷心木里小屋的门楣上,竟然见到了一块奇异桃符。它散发着祖灵的气息,真真切切是桃花令无疑。它也是雷心木的阵枢,让这件法器运转并且强大……你难道不想告诉老夫,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满江红不吱声,摇了摇头。

震天弓的主人射杀神桃木后,顺手折下一截桃枝,插在了鹰嘴崖下的灵脉上,千年后生出灵智,是为琼华。想必琼华后来生长出独立的本体,便把老枝做成了桃符,天然具备法力。但,不知是她把桃符送给了妹妹呢,还是绿萼偷偷拿出来的。

白发红花郎大失所望,顿了顿碧绿藤杖,道:

“桃花令的主人,必然是曾经居住雷心木的凤凰花少女。虽然没有命令老夫做什么,但她若有知,一定希望老夫帮助你。而老夫又答应了乌有和尚在先,两下抵消。况且当初神女什么也没说,那么老夫怎么做都是对的,决定了谁也不帮。老夫可以马上送你出幻境,是走是留自己决定……不过提醒你,飞机像马蜂群一般围在了五公里外,封锁得水泄不通。留在这里是安全的,放你走,你还是走不了。”

满江红压下翻江倒海般的情绪波动,冷静想象了一下外边境况,道:“红花老丈……”面对一位两千多岁的白头翁,他实在恬不下脸叫红花郎,便把“老丈”二字念得飞快,听起来就像一个“郎”字。

“佛门认为过去未来都是虚幻,生命唯有活在当下。未来是否被确定,是否是一本已经写好的书,并不是你我需要思考的问题,是神明需要思考的问题。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活在当下,何必自寻烦恼?正如邻居是一个伪君子,终其一生却表现得同真君子无异,那便是真君子了,你还费劲琢磨个啥呢!”

白发红花郎听罢,半晌哑口无言,突然丢开碧绿藤杖一屁股坐在地上,像小孩子一般蹈足捶胸,涕泪皆流,哭道:“……困了老夫两千年的心魔呀,被一语道破……两千年浑浑噩噩,生不如死……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满江红冷眼旁观,心中有了计划,道:

“话也不能这么讲。昨日因,今日果。你要早知如此,修为精进,说不定也被执弓之神捉走了呢……同你商量个事……”

老头儿虽然哭得无比伤心,心思却极敏捷,小满哥话未说完便被警惕地打断。

“老夫讲过两不相帮,就两不相帮。”

满江红笑道:

“不需要老丈帮忙……老丈你活了三千岁,精神力量自然比小子强悍。但小子有点不服气,别的本事没有,仗着年轻强壮力气大,想和老丈对一下拳……”

老头儿肚皮太大身体太肥胖,无法正常地一勾腰站立,而是滑稽地侧翻爬起,一身肥膘波澜起伏。

“哼,你想怎么比?”

“我在想,如果离开幻境后,跳起来一拳击下,老丈以拳对拳的话……”

“哼,那你会被打得飞起。”

“能飞多高?”

“至少千丈。”

“千丈?才三公里多,能不能再飞高一点?”

“两千丈。摔死了不要埋怨老夫。”

“七公里差不多了。”

“废话少说。你闯进老夫的地盘,多少也要留下一点利息再走。”

“瞧你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几个意思?”

“雷心木没有灌注过雷电,在表层吸附存储了一些静电,顶多扰乱一下电磁场,不具备什么攻击威力。呆会儿老夫会释放静电,电醒你……”

“啊,不带这么玩的。”

“哼,电一赠一,老夫要提醒你。雷心木坚硬无比,你眼下又手无寸铁,最好把它抓在手中。”

……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