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第一仙 > 第一百五十章 罪孽深重

第一百五十章 罪孽深重

手机阅读

“狄天。”对于王中海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秦林似无所觉,整个人漫不经心,没拿正眼看他,平静开口。

石台上,除去王中海,还有几人,虽不是内门弟子,却也都是外门中的佼佼者,修为亦是不凡,随时可能被收入内门中,故而能和王中海同坐高台上。

其中一蓝衣弟子,头颅扬的很高,皱着眉头盯着秦林,一副轻蔑的神情:“真是不懂规矩,见到师兄要行礼,还不过来见礼?”

“你们是谁,我凭什么给你们行礼。”秦林漫不经心的走了过去,来到几人近前。

“我比你先入门,为你师兄!”蓝衣弟子衣衫一摆,自视风度翩翩,冷笑道。

“白师弟,狄师弟刚刚入门,还不懂规矩……”徐辉挤着一脸的赘肉,试图缓和,只是他尚未说完,就被打断。

“我还是你师祖呢,你是否该跪下先三拜九叩。”秦林说的轻飘飘,看都没有看他,丝毫没有将说话之人放在眼里。

这并非戏言,医仙子都为他弟子,真算起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他的后辈徒孙。

蓝衣青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居然敢这样顶撞他:“小子!你说什么!”

“我说这是谁呀,哪钻出来的,莫名其妙。”秦林依旧没有正眼看他,朝一旁的徐辉说道。

“这位是白雨师弟,其大兄白龙修为高深……是道子一系的人。”徐辉压低了声音解释,似乎担心言语会触怒了道子,不敢大声说话。

蓝衣青年很满意徐辉的恭谨神色,在石台上站了起来,衣秧飘动,居高临下,俯视秦林,道:“听见了么,作为师兄,我教教你,怎样才算懂规矩。以后见到我们,要躬身施礼,面带恭敬,懂吗?”

“哈哈……”

同坐在石台上的几人也全都大笑起来,地上跪坐的弟子大多都没有什么变化,而是以一副同情却又深以为然的目光望着秦林,

“狄兄弟,这是规矩,你还是忍耐则个,毕竟才刚入门……”徐辉朝秦林笑着开口,似乎不想将事情闹大的样子。

秦林抬头看了一眼徐辉,淡淡一笑,双目中似有异彩一闪而过,没有理会蓝衣青年,而是伸手从地上拿起一枚药种,用手指自顾自的拨弄。

“新来的弟子,连宗门规矩都不尊,真是胆大包天。”蓝衣男子阴沉似水,向前逼来,就要动手。

“你少给扣我大帽子,什么胆大包天,我倒要问问吴老,古云宗有这么一条规矩么?”秦林斜了他一眼,道:“别在我面前耍师兄威风。”

“吴老……”蓝衣青年脸色动容,双眸一时间明灭不定,似乎对这个名字很忌惮。

“你和吴老什么关系!”石台上有人开口,亦是一脸忌惮的问道。

“狄师弟是吴老亲自带来的,吩咐我好生照顾……”徐辉赶忙走上前去,陪笑着道。

蓝衣男子没有继续上前,停在那里,其余几人一时间也没有再继续嘲笑。

原本不过是随口讽刺一下,并没有其他想法,没有想到秦林居然是吴老亲自带来的,心中不由思量起来,不愿意因此而撕破脸皮。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而不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将平静的气氛挑破。

王中海脸上看不表情,冷冷的开口:“即便没有这个规矩,面对师兄,想要我指点你术法,也该面露恭敬,跪下聆听。”

“就凭你也要指点我?……真是到哪里都是这个样子,自身为蝼蚁而不自知?”秦林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而又充满轻视。

“你好大的胆子,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还敢嚣张,不礼敬诸位师兄!”

“不过有几分天赋罢了,就敢不将王师兄放在眼里!”

“王师兄早已修成药心,注定要成为高高在上的药师,你算什么东西……”

除却王中海脸色阴沉,没有说话外,其他几人全都怒斥起来。这可是真正的内门弟子,不说修为,就说其对丹道的理解就已经步入微之境,日后若是一旦突破明心,药师可望。

众人不愿因为几句言语冲突得罪吴老,但若是王中海这样的未来药师发话了,那就值得深思了。

何况,听徐辉所言,眼前这个小子和吴老也并未有多少交集,不过是有几分天赋罢了,就算实力不凡,又怎能和王师兄这样的内门弟子相提并论。

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不知尊师重道,待师兄送你至刑峰思过!”蓝衣男子冷笑,眼中闪过一丝戏虐寒芒,伸出一只手,五指齐张,想要抓住秦林的脖子。

蓝衣青年这一击并未动杀手,仅想将秦林镇压,但也极尽羞辱之态,将秦林当做小鸡仔一样看待,想要捏住脖子拎起来。

石台上其余众人全都用一副戏虐的神情望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跪坐在地上的外门弟子都曾受过这样的屈辱,此刻胸口也有怒火涌动,想要怒斥,却又不敢,其中有些人忍不住闭上眼,不愿去看。

“不要冲动!诸位师弟不要冲动……!”一旁的徐辉瞪大了双眼,大声喊道,却并没有动手,反倒向后退开几步,远远观望。

秦林闪向一旁,躲过那锁喉一抓,抓住了他的手,没有让他落下

秦林面露揶揄,在其手中多了一块板石,冷漠的开口:“这么说来,对你等不敬,就是犯下了不赦之罪啊!”

那只是山谷中的寻常石块,并没什么出奇的地方,此刻被秦林重重的向前印去,而后迅如闪电。

“啪!”

板石狠狠的拍在蓝衣青年的脸上,他鼻口窜血,摇了三摇,晃了三晃,剧痛让其涕泪横流,险些摔倒在地。

“这……”

“他怎么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既然如此,那就再罪孽深重一些吧!”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秦林反过来扣大帽子,右臂抡圆,手中板石接连拍在蓝衣青年的脸上,将其彻底砸懵,鼻血四溅,口水飞洒。

--------

周末有很重要的事情,耽误了,马上补上,还有更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