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钢海沉浮 > 819.第819章 、金钱考验

819.第819章 、金钱考验

手机阅读

几个人从宾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午饭也是在宾馆吃的,下午出来的第一站就是员工就诊的医院。

从宾馆出来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黄四两,“黄四儿,情况怎么样?”

“大哥!工人这边情绪很稳定,侄子那怎么样?”黄四两问道。

“多亏你了,要不是你稳定住工人这边,恐怕早乱套了。等这事过去了,咱们哥俩再从新开始,患难见真情,你才是我亲兄弟。补偿方面工人家属怎么说的?跟他们谈过么?”王振海问道。

“咱们这边工人好说,我都给家属和当事人沟通过,都跟着干了好几年了,还是都非常信任的。除了一个去世的,其他几个受伤都可以恢复,医院诊断结果说不会留下后遗症,不影响以后工作,这个赔偿就有限度了。”黄四两说道。

“对方村民们怎么处理的?和咱们的工人在一个医院么?”王振海问道。

“不在一个医院,就是担心再起冲突分开了,住院的都在普通病房,没有危重的。去世的纯属意外,谁都没想到会伤到脑袋。”黄四两说道。

“医疗费现在是怎么花的?工人自己垫付的?”王振海问道。

“财务一看出事了,就从公司卡上转了三百万到我卡上,担心公司账户会被冻结,没想到还真被冻结了。现在都是花的这个钱,当时打你电话没打通,这事告诉嫂子了,到时候我给你个明细。”黄四两说道。

“恩!给财务说声谢谢,我一会儿就到,正在往医院走!”王振海说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原本王振海心里还没有考虑那么多,到医院病房看到受伤的工人时,眼泪开始在眼里打转,很快当着这么多人落了下来。

只是挨了揍没有受伤的员工都没有住院,住院的几个都是骨折或者有其它伤的,有的则是脑袋上被人用棍子敲成轻微脑震荡。

“王总……”看到王振海进来,员工们纷纷给王振海打招呼。

“没想到大家为了保护公司,保护王磊会伤成这样,我王振海愧对大家。对不起!”说完王振海深深的给大伙深深鞠躬。

“庆幸在公司出事的时候财务及时转出来一部分款,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去救治大家。现在公司资产已经被冻结,我们家的个人卡也被冻结,但我办不出违背良心的事来,就算是卖房子卖车也会补偿给大家,不能让大家为以后的生活担心。”

“大家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如果不方便给我说,可以直接告诉黄四两,能够为大家办的我王振海义不容辞。你们和你们的家人没有趁这个时候找我王振海,我发自内心的感激大家。”

“这位是何律师,专门过来了解这件事的经过,如果没有造成死伤,或许这件事咱们还是非常占理的。现在虽然比较被动,但至少我们还是有一定主动权,何律师需要了解的东西,希望大家如实说,到时候更方便早一点结案。谢谢大家了!”

说完王振海从病房退了出去,实在不忍心继续看着躺在床上的工人,陈树和葛超也跟着从病房退了出来。

何律师和他的助手这时候赶紧趁着刚才王振海制造的气氛,开始了解发生冲突时的情况,好安排应对策略。

原本王振海以为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只是咱么也没想到财务会主动采用了应急方案,等于无形中给王振海减轻了不少压力。

三百万说不上多少,但眼前很多问题最起码可以解决了,不用自己在畏手畏脚的不能动。此时已经离开了病房,有些话也可以给陈树说了。

“陈树,非常感谢你这时候还认王磊这个朋友。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事情经过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我也可以理智的处理这些问题。”

“我会申请对我公司财产解禁,同时将对方起诉,虽然是我们的失误造成的伤亡,但事情的诱因不在我们身上。刚才你也听到了,有这三百万可以帮我解决不少事了,如果真的有难处我再给你打电话,谢谢你们了!”

事情已经这样,王振海也已经恢复了状态,确实没有必要让陈树他们几个再继续参与了,尤其是陈树,身后还有那么大的公司需要管理,这么长的时间耽误不起。

回来之后陈树就给王紫兰打了个电话,把王磊的情况说了一遍。钱上的支持王紫兰道是不在乎,但不希望陈树不要过多参与这事,难保不会被牵连进去。刚好现在王振海让自己不用在管这事,也算是脱出身来了。

八月十一号,陈树把王紫兰和两个孩子都接了回来,还是把陈志刚留在了老家。他们不在的时候也给保姆放假了,现在保姆比他们还要早几天回来。

王梦菲上的小学最终还是选择了私立学校,每天早上七点半会有校车到小区门口接孩子,下午五点会准时把孩子送回来了。这样就省去了陈树和王紫兰接送孩子的麻烦,保姆在家就可以到小区门口接送了。

“陈树!我王振海,你现在有空么?”陈树接到王振海电话的时候,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了,没想到这时候打了过来。

“王叔你说,是不是遇到困难了?”陈树问道。

“恩!现在账户还没有解封,这边我把已经撇清责任的员工安置好了,还有受伤员工的安置费用误工费用以及赔偿等等。那三百万远远不够,所以想从你这里拆借一部分,你看手头方便么?”王振海问道。

“需要多少?”陈树问道。

“五百,差不多应该足够了,包括对方人员赔偿都够了。估计解决完这事就等开庭审判了,我们这边第一责任人是王磊、两个班组长和致对方死亡的一名员工,他们那边同样也是四人。”王振海说道。

“估计结果会怎么样?”陈树问道。

“看情况吧,不知道法院会怎么判,但律师认为我们也是受害者,因为权益受到侵害才导致的事件的发生,再加上动手之前是处于被攻击一方,虽然导致对方有人死亡,也属过失杀人。”

“因为对方目标就是杀人导致的反抗,为王磊他们减轻了罪责,估计王磊他们三个都会在三年以下,至于直接致对方死亡的那个员工,大致会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这些钱我会用于安置他们的家属,尽可能的把对他们家庭的影响降到最低。”王振海说道。

“好吧!这五百万对于我来说问题不大,不过我想借这个机会试试王磊交的这帮朋友,到时候无论筹集到多少钱,我都会给你凑齐五百,只是不想将来王磊继续跟这帮狐朋狗友混,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王叔!”陈树说道。

“你打算……”

“我就是想用钱考验一下这帮人,究竟有几个这个时候还会帮王磊!”陈树说道。

“行!你安排吧!”实际上在没遇到这事之前,王振海就提醒过王磊,尽可能的少跟这些无所事事的败家玩意儿们一块儿混,只是没想到自己家转眼变成了现在这样。

通过这件事刚好也让王磊认清什么样的人可以交,什么样的没必要交,对于陈树这个举动绝对支持。可是想到现在自己急需用钱,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气。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