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壕妻 > 第136章 有办法和离吗?

第136章 有办法和离吗?

手机阅读

两日后,一大早,福国公府便忙碌起来。

今日是无字墓碑下葬一百天的日子,明百万要带着明菲去给他的影卫扫墓,顺便请工匠刻碑铭。

一切准备妥当,明菲也把明悦安排好,父女俩带着府几大管事,正要踏征途。

却在这时,挺着大肚的胡姨娘身着一身素白,在黄梅与另一丫鬟的搀扶下,出现在福国公府门口。

眼见明百万与明菲要登马车,胡姨娘忙前见礼:“见过国公爷、大小姐。”

“你怎么来了?”明百万停下脚步,看着胡姨娘,面明显不喜。

几大管事也朝着胡姨娘看去。

明欣珂望着胡姨娘挺起的肚子,她眼眸内闪过一丝暗淡,她手不自觉地抚自己小腹,若是她的孩儿还在,也该有胡姨娘的那般大了。

胡姨娘低眉顺眼道:“国公爷,妾想随您一道去给救国公爷一命的恩人柱香,感谢他救您之命。”

“不用。”明百万拒绝。

明百万一旁的明菲默默翻了个大白眼,她直言道:“胡姨娘,你以前没少往墓地跑,难道香还没够?”

胡姨娘接话,软绵的声音道:“回大小姐话,以往去香,妾以为那是国公爷之墓,而今真相大白,妾自当要去给救命恩人柱香,感激他救了国公爷的命。”

“路途颠簸,且来回需要一整日时间,你身体受的住吗?”明菲问。

“妾无碍,定能受得住,多谢大小姐关心。”胡姨娘对明菲行礼,眼眸内满是感动于谨小慎微。

明菲对胡姨娘无语了,她道:“你从哪里看出本小姐在关心你?讲真,你不怕在路出现什么意外,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不怪明菲如此说,瞧瞧胡姨娘那柔弱的样子,好像一阵风能刮跑似的,她真的怀疑,胡姨娘若是跟着他们去扫墓,她身体是否能安然无恙地回来。

“妾会小心,定会护好国公爷子嗣,请国公爷、大小姐让妾去吧!”胡姨娘面露着对无名人的感激,好像她非常感激无名人救了她的男人似的。

真相如何,谁知道呢!

明菲抬手扶额,不再言语,她转身,扶着丫鬟的手,登马车。

明百万跟着明菲,紧随其后了马车。

其他几大管事,各自登自己马车或者马匹。

胡姨娘:“……”

怎么没人理她了?

“启程。”明十万大喝一声。

一行车队缓缓启动。

黄梅望着胡姨娘,小声道:“姨娘,国公爷这是让您去,还是没让您去?”

胡姨娘没理黄梅,她面露焦急,向着正在招呼车队前行的明十万走去,说道:“大总管,请给妾准备一辆马车吧!妾真的想去拜祭救国公爷命的恩人。”

明十万本不喜柔柔弱弱的胡姨娘,此刻见胡姨娘红着眼,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他直接给无视了。

收回看向胡姨娘的视线,他翻身马,随车队而去。

很快,福国公府门口,只剩下胡姨娘主仆三人,及门房的护卫。

黄梅小声劝道:“姨娘,回去吧!您身子不便,国公爷不带您去,是为您着想。”

“我当然知晓国公爷是为我着想,才不让我去。”胡姨娘望着远去的车队,手扶着肚子,回了一句。

马车,明菲直接对自家老爹耍了脾气,数落他:“你什么眼光?纳个脑子有病的小妾?纳妾也算了,还让她怀了咱明家的孩子。真是……明家的优良遗传,我看到你这代算是断了,看你百年后怎么去跟明家列祖列宗交代吧!”

明百万俊脸一阵尴尬,他弱弱解释道:“胡姨娘以往不这样,谁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

“哎!”明菲叹息一声,道:“算了,胡姨娘已经怀了孩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可以打掉。”明百万适时说道。

“不行。”明菲拒绝:“人家孩子有什么错?你打掉孩子?我不同意。”

她不忘警告道:“我警告你,千万别因为胡姨娘做作,你动打掉她孩子的念头。”

“依你。”明百万妥协。

“这还差不多。”明菲满意点头。

明百万问起了明菲与莫未清的事,他道:“菲儿,你打算何时回清王府去?”

“为什么要回去?难道你讨厌我了,要赶我走?”明菲问。

“你这丫头,为父怎么可能会讨厌你。”明百万抬手刮了刮她的小秀鼻,说道:“你已经出嫁,总是住在娘家,总归不好,影响夫妻感情。”

“打住。”明菲道:“我与莫未清现在一点感情都没有,仅有的感情也只是他是你孙女的父亲,仅此而已。”

明菲的神色一本正经,语气坚定无。

明百万问:“真的?”

“真金还真。”明菲点头。

明百万道:“菲儿,你以前说不让你嫁给清王,你出家做姑子去,可如今的你,未免观念转的太快了些,为父有些不适应。”

明菲右手放在马车内的小桌子,她脑袋撑在右手,道:“嫁给莫未清两年,他对我什么样,你应该我更清楚。”

说起这个,明百万便对莫未清有一万个不满意。

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被莫未清冷眼相待,还把她打发到冷苑独居,这些事,始终像颗石头似的压在明百万的心口。

明菲继续道:“我生悦儿时,生死徘徊间,我想了好多,对莫未清的感情,也想了很多。爱他爱了那么多年,我也累了,且我发现,我也没想象的那么爱他,只是我性子高傲,从小便含着金汤勺长大,俗话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被他一再拒绝,自然产生了一定要嫁给他的念头。这样,一错再错,我错误地嫁给了他。我决定了,要纠正这个错误,不打算再爱他。如今的我,只想为你养老送终,把悦儿抚养成人。我们一家人,快乐在一起。”

“菲儿,你的这些长篇大论,为父真的被震惊了。”明百万道。

“你难道不希望女儿顺应本心生活吗?”明菲调皮地问道。

“为父任何人都希望你开心、快乐生活。”明百万如实回答。

“那对了。”明菲眨着期翼的眼睛看向明百万,问:“明老头,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与莫未清和离没有?”(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