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废人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废人

手机阅读

“东瀛高手,我看也不过如此,凭这点本事,也想来报仇?”

秦烈这话,倒并不是狂傲自大,而是故意激怒对方,开口继续道:“识相的赶紧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八嘎,老子跟你拼了!”

松岛本是鲁莽冲动的性格,加身手高超,一直备受尊崇,哪受得了这样的挑衅侮辱,愤怒之下手腕一抖,武士刀如闪电般脱手而出。

同时身体一跃而起,向秦烈扑了过来。

“找死!”秦烈与对方一样,将手的木棍随手一扔,脸充满了狠辣冷笑道。

啪!

木棍与武士刀碰在一起,瞬间变为两截,恢复了本来的脆弱,但却阻挡了武士刀的速度。

在这一霎那,秦烈飞身而起,一把抓住刀柄,身体半空扭转,向松岛劈了过去,动作简单而直接,没有一丝多余!

嗤!

锋利的刀刃划过对方的手臂,瞬间鲜血喷溅而出!

不可否认,以松岛的实力,完全能够轻松躲过,但刚才受了重创,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再加愤怒之下出手,更像是孤注一掷。

当然,更主要的是,秦烈的出手更快更狠,与刚才次次冒险截然相反,对方身在半空又无法躲避,被劈也可以理解。

再次重伤对方后,他这次并没有任何心慈手软,手腕反转用力一拧,武士刀发出“嗡嗡”的声响,柔软的韧性之下,像一条油滑的蛇般缠在松岛的脚腕。

随即用力一扯,锋利的刀刃切割着脚腕,对手整整在半空旋转几圈后,“砰”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地。

手臂与脚腕处血肉模糊,但能清晰的看到,泛白的手筋脚筋被硬生生挑断,再好的医术,也无法重新接好,跟废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松岛躺在地,疼得脸色苍白,五官扭曲,但望着伤口,眼却又充满了绝望,对于一个武者高手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摧残。

“松岛君,你伤的怎么样?”东仓快步走到他身边,关心的问道。

本来他以为,以松岛的实力,这次万无一失,毕竟他清楚,松岛不是浪得虚名,在东瀛都难逢敌手,而眼前的一幕,让他明显开始慌乱。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松岛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咬牙切齿道。

“对,华夏有句古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走着瞧!”

东仓并不知道,松岛只是绝望下的仇恨话语,站起来都困难,又怎么能报仇?当然他这话也是说给秦烈听,更是为了找个台阶下!

稍一停顿,看了旁边的翻译一眼道:“还不快点扶着松岛君,咱们走!”

他不是傻瓜,话语虽说的好听,却也明白,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说完后,不再理会两人,而是转身快步向研发心外走去,

“站住!”这时,马德超突然开口。

他肩膀的伤口虽依旧有血液流出,却已经开始凝固,可见伤的并不严重,走了过去继续道:“想来来,想走走,你把堂仁药厂当成什么地方?”

虽然松岛变成了废人,但对他来说也是咎由自取,对方想要离开,哪有这么容易?

“我们是诚心来找秦总合作,松岛君有些冲动,请……”东仓知道大事不妙,匆忙的解释,自然把责任都推到了松岛身!

啪!

马德超一个耳光抽在他脸,冷笑着道:“听不懂鸟语,想要离开的话,在这里爬出去!”

“八嘎……”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老总,还是个外宾,东仓愤怒的大喊,在听完翻译的话后,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听到没有,如果不愿意的话,别怪我不客气!”马德超在腰间拿出橡胶棍,冷笑着警告道。

他并不是过份或霸道,试想一下,对方来的时候,不一样嚣张跋扈,如果秦烈不是松岛的对手,后果会怎么样?心慈手软也是一种懦弱的纵容!

秦烈并没有阻拦,在他看来也是一样,让这些媒体记者,甚至是外宾,明白前来挑衅的后果!

“住手!”

在这时,门口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宁沧海父子在五六个保镖的簇拥下冲了进来,开口大喊道。

在他们后边,则是马德超的手下,很明显看到对方这样的架势,他们并没有强硬的阻拦,并不是胆小懦弱,而是怕万一是合作伙伴,得罪了对方也不好交代!

“宁总,你来的正是时候。”见到他后,东仓像个无助的孩子见到了亲人一般,匆忙迎了去道。

“这不是三大家族的宁沧海吗?他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不知道跟这个东瀛人是什么关系?”

“宁总,请问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

……

躲在餐厅里的媒体,很快便认出了他,立刻一窝蜂的跑了出来,甚至有人直接拿着话筒进行采访。

没办法,怎么说也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掌舵人,平时都是在重大场合才会露面,此时突然出现在这里,难免会让人惊讶。

而堂仁药厂今天发生的事情,可谓是一波三折,而他的出现,无疑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媒体记者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东仓先生,你不是到这里来谈合作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宁沧海并没有回答,而是打量了秦烈一眼,侧头开口问道。

他这是明知故问,说白了,无论堂仁药厂会不会与东仓合作,他都会来看看,如果松岛赢了的话,他完全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姿态,装好人来调解一下!

而现在输了,正好拉东仓一把,毕竟是合作伙伴,哪能坐视不管?

“没错,我们是诚心来道歉,可对方非但不同意合作,还故意戏弄我们!”

有了宁沧海撑腰,东仓心里的底气也足了很多,稍一停顿继续道:“松岛君跟他们理论,双方发生了冲突摩擦,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将松岛君打成重伤,简直是太过份了!”他这是典型不要脸的恶人先告状,不过对于小人来讲,也是正常逃避责任的套路!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