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冷艳总裁的绝世高手 > 第1624章 去香江!

第1624章 去香江!

手机阅读

第1624章 去香江!

卢冲看到姜语嫣现在的模样,心痛到了极点,宛如乱箭穿心!

他知道,姜语嫣不是一个美而不自知的人,恰恰相反,她是一个为自身容貌自傲的人,这样的她,一定是遭受了无比巨大的压力,才会选择自残!

一个貌若天仙也以为自己是天仙的人,把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的内心一定经受了无比巨大的痛苦!

“是谁把她逼到这样的田地!”一股凶暴之气从他的内心深处激荡出来,宛若心头一股被禁锢了千年的上古凶兽终于要释放出来!

这一次,他想要大开杀戒!

过了很久,卢冲才将宛若心魔一样的杀机隐匿起来!

他拿出那部华为手机,按了一个复杂的号码,拨打过去。

龙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老大,你要回来了?可我们还没有找到龙易牙和查理费!”

卢冲冷冷地说道:“我给你们两天时间,找到他们!”

随后,他挂掉电话,又拨通傅洁的号码:“我现在需要护照、签证和一张飞往香江的机票,马上!”

傅洁听到卢冲的声音很不对劲,但她没有细问,而是直接说道:“我会搞定的!最早一班赶往香江的飞机还有1个小时就要起飞了,你现在就马上坐车去机场,我会在机场等你!”

卢冲把电话挂掉,伸手招出租车。

可那辆出租车却仿佛没有看到卢冲一样,径直往前开!

卢冲急速追赶,他身形如电,瞬间赶上那辆出租车,将它拦下来!

那个出租车司机险些撞到卢冲,吓了一大跳,急忙刹车,对着卢冲破口大骂道:“卧槽,你他妈的是不是想找死啊!”

卢冲纵身一跃,从打开的车窗跳入副驾驶座里,啪地给了那个出租车司机一个耳光:“限你20分钟,把我送到机场!不然……”

那个出租车司机看到卢冲刚才飞起跃入副驾驶座的姿势,快如闪电,当时就吓傻了,当他又看到卢冲浑身浓重的煞气,更是吓得毛骨悚然,一句话都不敢说,赶紧猛踩油门,转头往国际机场方向疾驶而去!

20分钟后,出租车停在机场的入口,卢冲打开门,就往候机大厅狂奔。

随后不久,傅洁来到候机大厅。

她看到卢冲的脸色,神情也很凝重,说道:“姜语嫣的事情,我刚刚知道,你多保重!”

然后,她把一个袋子递给卢冲,望着卢冲,目光中有着不舍:“这是我刚才让人为你特办的护照证件和机票,还有一些钞票,星岛这边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去香江吧!”

卢冲没有任何凭证,要凭空办理,还要这么快,还要能通过安检,傅洁也是动用了赤虎帮的关系,花了重金,才办下来的!

卢冲看到傅洁眼眸里的深情和不舍,心里微微一动,伸手将傅洁搂入怀里:“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然后他看着傅洁精致的俏脸,低头狠狠亲在她那宛若花瓣一样娇嫩的樱唇上。

此时,大厅里里有很多乘客候机,傅洁觉得很浪漫,仿佛这是电视电影里的浪漫片段在自己身上重演,但却又有一点心酸,毕竟,这不是卢冲来挽回她的片段,而是她送卢冲去救他另一个红颜知己。

虽然傅洁从未听卢冲说起过姜语嫣,但她也完全不相信媒体上说的那些,根据这些天跟卢冲接触,她非常了解卢冲这个人,他喜新却不会厌旧,绝对做不出那种始乱终弃的事情,这里面绝对有天大的误会,甚至是有人在别有用心地对付卢冲,所以她很担心卢冲。

但她相信,卢冲是能够完美地解决这个危机的!

她相信,他是会回来的,毕竟她和他还没有真正在一起!

她俏脸羞红,含情脉脉地看着卢冲。

卢冲对傅洁说道:“酒吧改名为星月酒吧,交给戴月和戴叔、戴星他们打理吧,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他们!”

傅洁含情脉脉地看着卢冲:“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我会一直等你!要是你一直不回来,我就去华夏找你!”

卢冲对她挥手道别,然后拿着放着证件机票的袋子,前去安检登机。

傅洁特快加办的证件完全是真实的,没有任何问题。

卢冲顺利通过安检,顺利登机。

他坐在头等舱的一个座位上,这个座位靠窗。

当飞机起飞,飞入高空,卢冲望着窗外的云朵,陷入往昔的回忆。

那个时候,他的御龙功还停留在第六重,一直不能突破进入第七重,他先后杀了世界杀手排行榜前二十位里面的七位,一个比一个难,而最后一个更难,对方是排行第4的毒狼藤田一郎!

当时,不论是功力,还是经验,还是技巧,卢冲都远不如对方。

也幸亏藤田一郎是个变态的家伙,不喜欢一下子把对手搞死,而是像猫捉老鼠一样,把老鼠耍的团团转,最后才一口把老鼠吃掉。

藤田一郎的追杀下,卢冲保护着姜语嫣四处逃窜,到处躲藏,那一段时间,是两个人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光,也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

那段时间,他们一起流过泪,一起流过血,一起哭过,一起笑过!

当时,卢冲连续遭遇了藤田一郎四次追杀,最后一次,遭遇重伤,坚持逃到那个小巷子的时候,已经动弹不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身上的钱包什么的全都在逃亡的时候掉了。

眼看卢冲身受重伤,如果不吃点东西,肯定抗不过去,身为香江第一大财团的大小姐,姜语嫣竟然去那个面馆偷了一碗炒面,被人当场逮住。

当面馆的老板和顾客们要把她当成小偷痛打,卢冲死命抵抗,用他那已经身受重伤的身体去挡住那些人的拳打脚踢,直到他被打得几乎昏迷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在他的保护下,毫发无损。

一直到现在,卢冲还记得她哭得梨花带雨稀里哗啦的模样。

一直到现在,卢冲还记得,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连张嘴咀嚼的力气都没有,是她把他抱在怀里,一口一口把炒面嚼碎喂他。

要不是他,她已经死了。

要不是她,他也已经死了。

那个时候,两个人一起吃那碗沾有他的血迹的炒面,两个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像一对傻子。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