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合租仙尊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幡然醒悟

第八百九十八章 幡然醒悟

手机阅读

“迟重!你难道就要做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吗?”

林清歌愤怒的看着迟重。

“小人?”

听到这句话迟重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清歌姐,我其实一直很敬佩你,在这样的家庭你还能走出自己的路,不枉我一直将你当做我的偶像,但是没想到,你的眼光竟然也这么狭隘。”

说着,迟重看向陈锋,后者冷冷一笑:“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撰写历史,每一个胜利者,都曾经是小人。”

“听到了么?”

迟重得意的笑着:“古往今来,这世上每一个成大事的人,都是从你们口中的小人一步步走来的,同样的,等你们死了,活着的是我们,嘴巴和手长在我们身上,怎么说怎么写,我们决定。”

“你!”

看着当年那么乖巧低调的迟重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林清歌一时说不上话来。

而程一云更是低着头不断的啜泣,身子都无力的靠在了林清歌的身上。

“迟重,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有林爱国还能保持清醒,他见过的大风大浪数不胜数,哪怕现在危在旦夕,哪怕现在遭到了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家族的背叛,他依旧能够维持着最后的尊严。

只是,他想知道,他一心一意待人,为何迟家会变成这个样子。

认真的说,林爱国丝毫找不到自己有什么对不住迟家的地方,当年自己走到将军位置的时候,迟抗越还只是一个小队长,那个时候自己就将他带在了左右,培养他各方面的能力,以至于自己继承林家光辉再一次走上总司令位置的时候,第一个提拔上来的就是迟抗越。

自己有无数培养起来的心腹,但是他最看重的依然是迟抗越,哪怕实际上他的心思过于深沉,但是林爱国依旧看中了他身上那股劲,不顾多数人的阻拦,将他扶到了副司令的位置。

可是现在,这一切要成为笑柄了。

他想知道答案,哪怕自己一败涂地,他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后科仇仇酷孙球接月不孙方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林伯父。”

迟重冷笑着。

敌不仇地鬼结恨陌冷考科后

“情义是重,但不能有始有终。”

敌不仇地鬼结恨陌冷考科后  “老糊涂。”

迟重的语气冰冷,不带有丝毫的感情:“唯有利益,从始至终。”

结仇不科鬼艘恨由月指艘我

“可是我们是军人!不是政治家!”

这个时候,林爱国终于开始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当看到自己当初一手带大的孩子变成了这个样子,这种心痛,让他崩溃。

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林爱国是很看中迟重的。

有勇有谋做事果断,虽然和他的父亲一样,骨子里似乎总有一股阴厉的感觉,但是能成大事者,若是没有一点手段怎么能行,所以如同提拔他的父亲一样,迟重这一路走来,林爱国也是诸多照顾。

甚至他还想着,郎玉春之后,东三省军区能有一个迟重和陈红星相互配合,哪怕林家渐渐退出,东三省的未来就仍然明亮的。

和陈红星踏实稳健一步一个脚印不同,迟重在军区的成长几乎可以用火箭蹿升一般来形容,其实按照资历来说,迟重远不及少将的位置,但是念着他的父亲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再加上林爱国确实有培养他的意思,多少次会议的否决都被林爱国力排众议的给通过了,最终,让迟重走到了少将的位置,也成为了继陈红星之后,东三省又一个年轻的少将。

可是现在看来,这好像是自己给自己亲手挖的坟墓。

“不论在上面地方,利益,都是相同的。”

迟重淡淡一笑对林爱国的话嗤之以鼻。

“可是军区不一样!军区是国家之根本,若是连军区都乌烟瘴气,那国家危矣!”

“老糊涂。”

林爱国义愤填膺的一句话换来了迟重三个字冷冰冰的回应。

后不地远独孙术陌阳所秘由

“迟重,我再一次警告你,念在你们迟家在我手下这么多年,现在松手,也许我还能给你们一个体面的下场,若是你们继续这样,那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们。”

看到迟重现在这个样子,阅人无数的林爱国算是彻底看明白了,想要让他回头,难上加难了。

“怎么,难道林伯父你还觉得你们有翻身的机会吗?”

看到林爱国居然还能昂首挺胸的说话,迟重心中那个不爽啊,现在他也明白刚才陈锋出来为什么要吐槽了。

“哼,你以为我们林家退下来难道这东三省就能让你们为所欲为了吗?”

这时候,虽然身上已经中枪,但是林爱国依旧一身傲骨道:“且不说你迟家现在在军区的影响力还没超越我林家,就算是这东三省军区真的被你们迟家掌控了,但是我林家也绝不是你们能够得罪的主。”

想到萧家,林爱国的心中有了底气。

“你们将我们绑到这里,若是早点下手我还算你们有点能耐,但是迟迟不敢下手,想来也是忌惮我东北虎之威,那里有血迹,若是我想的不错的话,应该是有人已经发现你们的恶行了吧。”

看到油漆桶旁边碎成一片的手机以及那手机碎片上沾着的血迹,什么场合没见过的林爱国立刻猜出了迟重这一次的行动很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既然被发现了,难道你们还觉得自己有机会逃过制裁吗?”

林爱国高声道:“想来现在我们的被绑的消息已经被军区知道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来人解救,你们这么大的阵仗就算是现在把我们毁尸灭迹,想来也不可能脱身了,到时候邓安和方业明他们带着队伍过来,你们就是插翅都难逃。”

说着,想到自己那些老伙计,林爱国的心里就安稳了几分,但虽然这么说,林爱国却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

他们迟迟不对自己下手,自己说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他们不懂吗?

“愚蠢。”

听完林爱国的话,迟重不屑道。

“林伯父,你真的老了,难道你就没有想想,这么大的行动,单单靠我们迟家真的能够完成吗?”

“你什么意思?”

听到迟重的话,林爱国心中那抹不安越发浓重。

“要不我就说你愚蠢了,别说这东三省了,整个华夏,敢动你们林家的,能有几家呢?动动脑子,难道你到现在都想不清吗?为什么你的武装全部被解除,就连军区大院的卫兵都被调走?难道你就不起疑心吗?”

说着,迟重撇撇嘴不想再多说:“点到即止。”

“你是说老萧!”

林爱国懂了,幡然醒悟的瞬间,他只觉得气血上涌,整个人瞬间崩溃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