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名士为凰 > 第053章 父亲来见她

第053章 父亲来见她

手机阅读

陈妪带着顾钰来到了沈氏所住的房间,房间不大,算是临时用一扇巨大的屏风隔开的,房间之中重重纱幔低垂,沈氏便侧躺于床塌之上,似在安睡。

但当房间里有脚步声响起的时候,沈氏便立刻警惕性的睁开了眼,待看到来人是陈妪和顾钰时,却又懒懒的将眼皮垂了下来。

陈妪十分欢喜的跪坐在了塌边,自顾自的说道:“娘子,奴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娘子她做到了,你的女儿阿钰她做到了,她没有骗你,也没有让你失望,如今整个顾府甚至整个吴郡之地都在传,今日玉泉山顶的清谈雅集上,吴兴沈氏有位小郎以一人之力舌战群雄,其博闻强识甚至得到了当朝褚太傅的赞扬和好评,

如今吴兴沈氏有了声望,以后要想重归士族便不那么难了!

娘子,你心心念念的不就是这些吗?”

陈妪的话一说完,沈氏便又倏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悠转,也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顾钰。

顾钰便在此时也走到了她的面前,含笑问道:“阿娘,你根本就没有疯,对不对?”

她这一问令得陈妪讶然一惊,也有些错愕的看向沈氏。

沈氏没有说话,顾钰又问:“能告诉我,你被关在木澜院的这些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那天到木澜院去的那名男子又是谁?

或者再往前说,您为什么要和父亲吵架,是什么事情令得您不惜对父亲拔刀相向,

你爱父亲吗?”

问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顾钰注意到沈氏的目光从清冷中透出了一丝丝淡然的心痛和悲哀,不由得在心里想:也许当初那一剑是情绪激动使然,可事后沈氏的心里还是有些愧悔的吧?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晚霞的余晖已透过窗棱洒了进来,给沈氏苍白的脸上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令得她那双冷如寒霜般的眸子变得温暖柔和起来。

沈氏忽然起身,伸出手来,慢慢的抚到了顾钰的脸上,一边抚摸着,还一边痴痴的看着顾钰,就在顾钰以为她会回答她的话告知实情时,却听到沈氏莫名的说了一句:“真美!这张脸比我美,或许以后会更美……像他一样美!”

像谁一样美?顾钰与陈妪皆是愕然一愣。

“娘子,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呢?”陈妪接了一句。

沈氏的目光往陈妪脸上一转,竟是忽地收回手,不再说话了,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痴痴傻傻的模样。

顾钰见她不欲再说,也不便再问下去,而且今日折腾了一天,她也确实有些累了,来这里也只是想看看沈氏一眼,如今看到她安然无恙,便也放心了。

“娘子,罢了,你去休息吧!”陈妪也这般说道。

顾钰嗯了一声,临走的时候,又问了一句:“对了,今日可有其他院的仆妇到我暮烟阁中送东西来?”

陈妪答道:“今日并无!”

“我安排妙风从司药房里弄来一些药材,都有给妪了吧?”顾钰再问。

陈妪点头答:“是,已经送来了,妪也用那药材给娘子泡了澡,说来也真是神奇,娘子泡过澡后,气色便比以前好多了!”

至少是不再无端的狂怒发疯了!

顾钰点了点头,便从房间里走了出去,顺便说了一句:“那麻烦妪多加照顾了,有时间,我会去拜访葛仙翁,请他来给阿娘看看!”

说完,顾钰便迈开脚步,放下帘子走了出去,留下陈妪似没有反应过来般怔怔出神,娘子她说什么?葛仙翁?是隐居罗浮山的那位号称医术超绝,有“神仙导养之术”的葛仙翁吗?

沈氏的目光中也露出一丝诧异,但一直默然没有出声,目光幽沉。

顾钰出来的时候,诗琴与诗画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见似乎从娘子回来之后,就没有再见到妙微的身影,两人心中都有些许狐疑。

虽然狐疑,但二人并未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在老夫人身边呆久之后,她们也深刻的明白,有些事情主子不愿提起,她们做奴婢的便万万不能开口相问,这会令得主子不喜。

而她们早已看出,十一娘对那位叫妙微的婢子就十分不喜。

“娘子今日可厉害了,我们都听说了娘子今日在玉泉山上的一切,一曲胡茄堪比刘司空,便连那些健康来的名士都对娘子赞许有加,娘子如今名声大显,以后必定不愁会嫁不到好人家,兴许那些健康来的世家子弟就……”

诗画话还未说完,就收到了诗琴一个暗示的白眼,便立忙闭上了嘴,施礼道:“对不起,娘子,妙雨只是为娘子太高兴了,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

“没什么?我说过,你们跟着我,我好,你们就一定会好。我也知道,你们希望我将来能嫁入高门士族做宗妇,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顾钰说完,看向了两名婢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做世家大族的宗妇不一定就是最好的选择,你们若对我忠心,我便不会抛弃你们!”

所以,妙微是被抛弃了吗?

诗琴与诗画不由得心里打了个寒战,暗道:娘子好起来是真的好,可若是狠起来,也是杀伐果决毫不留情!

有人说,这样的人必定会成为人上之人,跟着十一娘,总不至于会太吃亏吧!

“是,妙风和妙雨一切都听从娘子的安排。”两婢女很快肃容答道。

说完,两人便要伺候顾钰去洗浴,却在这时,门外有婢子敲响隔扇之门,唤道:“娘子,三郎主到咱们暮烟阁来了,说是想见娘子一面,有些话想与娘子说!”

顾钰的脚步便是一顿:三郎主,也便是她的父亲?

从未到暮烟阁中来看望过她的顾悦竟会想来见她一面,他又有何话与她说?

“不见,我倦了,想要休息!”

顾钰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句,那婢女有些惶惶不安的站了一会儿,似不知如何向三郎主回话,毕竟三郎主也算这顾家之主,她一个下等奴婢怎好回如此不敬的话。

诗画见她迟迟不走,便厉喝了一句:“怎地还不去回话,娘子今天累了一天,难道还要让娘子说第二遍么?”

婢女这才惶恐答:“是!”便转身离去。

不料,这时顾钰又回过头来,唤住了她:“等等,你让他进来吧,便在厅中等候,我马上就来!”

婢女听罢,眼中狂喜,忙应是,快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顾悦便被请进了暮烟阁的客厅坐下。

顾钰便隔着一层纱幔,看顾悦端坐的影子,手握着一盏茶杯,望了一下四周白墙,似有些局促不安。

看了一会儿后,顾钰也没理会,便去耳房中先洗了个澡,等到出来时,大约是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了,原以为顾悦会等不耐烦而离开,没想到出来一看,见他还端坐在那里,与厅中下仆正聊着天。

主子与下仆无非就是你问一句,我答一句,但顾悦的问话还是有一些出乎顾钰的意料之外。

只听他问:“你们娘子现在阁中吗?她还好不好?身上可有哪里受伤?”

下仆惶惶作答:“娘子挺好的,不曾见哪里受伤。”

听到这一句的顾悦好似松了口气,喃喃道:“哦,那就好……那就好……”一边说着,一边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却在喝了一半后,又将茶水吐了出来,“这茶?你们娘子平时就吃这种茶么?”

下仆又惶恐作答:“是……是的,其实娘子平时也不怎么爱吃茶,这茶是一月前从库房里领的,一直放在这里,所以……”说罢,连忙跪了下来,“三郎主恕罪,实是因为下仆找不到更好的茶了!”

见这下仆如此胆战心惊的模样,顾悦有些神情怔怔,他素来性情温和,还不曾有人如此怕他,难不成十一娘这御下之术便如此令人畏惧?

正想着,就听到一阵木屐声“哒,哒,哒”的传来,他转身一看,见正是身着一袭青色宽袍的顾钰向他走了过来,这么一看,顾悦的眼中不自觉的一亮,实是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竟有如此婉媚卓约的风流之态,与白日里所见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少女又有所不同。

原来十一娘真是长大了,而且出落得这般美了!

顾钰自然不知道顾悦此刻心中有这一番感慨,如此打扮,也不过是因为即将要就寝入眠了,所以裳服穿得宽松了一些。

“父亲找我有何事?”她开门见山的问。

顾悦先是怔了一刻,才起身从怀中掏出一只青瓷瓶,递向她道:“阿钰,为父听说你手上受了点伤,所以送了些药来,都是为父从健康带来的最好的药,可以让你手上的伤完全愈合不留下任何疤痕!”

顾钰并没有去接,而是回了一句:“不过是一点小伤,还用不着药,过些时日便自会好了。”

“你是女孩子,身上若是留下一些伤疤终究不太好。”顾悦又说了一句。

顾钰便陡地将目光射向了他,眸中竟是寒光毕露。

“父亲这是何意?是怕我身上有伤,丑陋而不讨那些贵族子弟欢喜了?”她道。

顾悦一时间竟有些尴尬窘迫,神情中又有些恼怒又忧伤,白着脸似隐忍了半天,才软语柔声道:“阿钰,父亲知道对不住你们母女,可也不会无耻到出卖自己的女儿,父亲今日来,便是想告诉你一句,那位桓氏郎君桓澈乃是桓大司马最宠爱的一子,他的实力不可小觑,你莫要得罪了他!”

“怕我得罪了他,会给顾家带来灭顶之灾?”顾钰冷声反问。

顾悦又无奈的摇头,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阿钰,父亲也是担心你啊!你今日触怒了他,还不知道他会……”

他话说到这里,就见顾钰就着桌边的一塌几坐了下来,目光带着一丝探究的看向了他。

“父亲觉得他会怎样?会杀了我吗?”看着顾悦,顾钰一连串的问道,“父亲何以就这般了解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