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 > 383.第383章 意外相逢(4)

383.第383章 意外相逢(4)

手机阅读

“连城。多谢脱斡王子,大恩大德,没齿不忘。”帝玺对着脱斡声音传来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即为真诚地道了谢。

脱斡的脚步声才响起,就突然落下了:“郡主,你的眼睛也交给我了,我能医好你。”

帝玺闻言,只是笑,满不在乎地奉承了一句多谢,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洛羽当年留她在摩崖洞,那么长的时光他都没有治好她的眼,一个小小克烈部的王子,能有什么能耐医治好她的眼睛?

脱斡来去的速度都快的惊人,帝玺觉得自己还没呆多久,就听到脱斡吩咐人小心些的声音入了耳。

“郡主看看,可是这个人?”

帝玺摇摇头:“连城?”

“是我,阿玺。”连城回答,声音似乎有了一些厚度,不再那么虚无了。

帝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脱斡王子,你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了。”

“先不忙。你这个朋友伤得很重,我看过,他是被我们草原的骏马给踩了一蹄,没有丧命已经是造化了,他要留在我这里,可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了,否则他的伤根本好不了。”脱斡自小生长在草原,对各种伤情都算了解,他去找连城的时候,只一眼就看出这个人的伤势是如何造成的了,可同时,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那匹马应该是踩中了连城的髌骨,若是换了一般人,恐怕现在早就可以拖出去埋了,可连城非但没事,而且精神头似乎也还挺好,这让脱斡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你们是不是见过面,或者说,你是不是帮他疗过伤?”

帝玺自然知道脱斡想问的是什么,她摇摇头,矢口否认了:“没有,我现在就是一个瞎子,如何能帮人疗伤?”

脱斡见帝玺的表情不像有假,便更觉得奇怪了:“小子,我问你,你这种伤势怎么会被人抬进毡房的?”

连城轻轻喘了一口气,说道:“大概是他们搞错了,而且我的伤势并不轻。”

“哼,毡房里的奴隶都是行将就木的,你离死还早着,怎么可能被人抬进去?你不说实话。”脱斡哪里好糊弄,他说着,语气之中居然沾染了些许杀气。

帝玺心下一凛:“脱斡,你既然救了我的朋友,就没必要太追根究底了吧?我们合作的基础是信任,如果你不信任我,我未必能帮得了你。”

脱斡呵呵一笑,似乎觉得帝玺说的话跟儿戏一样:“我信任你,你也要让我信任。郡主,你身上的谜团太多了。”

“谜团再多,出发点也是一样的。我要让你当克烈部的王,信不信在你,如果你实在信不过我,我可以转投太师或者布和那里,我相信他们不会错过我这个可以同时带来两国军队的人物。”帝玺的手上有筹码,她全然不担心脱斡会轻易放过她。

脱斡看着帝玺的目光里满是探究,似乎想看透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来路,又是什么目的,可帝玺的一双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他也无法从她的表情里看出端倪。

“去喊拔都过来,从今天开始,让他好好照顾这个姑娘和男人。”脱斡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他很快吩咐了下去,马上就有人带着他们俩人去了边上的毡房,为他们准备好了一应用度,等毡房内全都打点妥当,脱斡口中的拔都也就来了。

“见过公子,姑娘。”拔都操着一口纯正的蒙古语,向他们俩打招呼,帝玺尚且听得懂,便简单回了一句,光是日常问候的一句话,就快要了她的命了。

拔都似乎是个花不太多的中年人,与帝玺俩人见了面之后,很快就放下药箱开始给连城查看伤势了。

帝玺能够感觉到拔都在不停的拿东西放东西,便更是绷紧了神经,片刻都不敢放松,生怕自己错过了拔都的只言片语。

然而帝玺低估了拔都的蒙古语水平,他一边诊断一边念叨着,帝玺竟然只能勉强听懂一半,剩下一半名词似乎非常生涩,按照帝玺现在对蒙古语的理解,基本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等拔都为连城诊断完毕,帝玺也只是勉强知道,拔都说连城的骨头有损伤,需要静养百日,可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什么,帝玺就完全没听明白了。

替连城诊断完之后,拔都马上就抓住了帝玺的手腕,然后学着中原大夫的样子把了把脉,又翻开帝玺的眼皮,看了看,随即草草结束了对帝玺的看诊。

帝玺眉头狠狠跳了跳,苦于语言是在不同,也不好问拔都到底看出了点什么,便只能等着自己毫无焦距的双眼,希望拔都能反应过来她想知道自己的情况。

然而很明显,帝玺失败了。

拔都一声不吭就走出了毡房。

“没事,拔都说你的眼睛只是因为血气逆涌,暂时性看不见罢了,开一点药你吃一阵子就能看到了。你朋友麻烦一点,两个月内不许随便走动,半年内不许跑动。”脱斡亲自送了拔都出去后,才好心当了个传话人,把拔都对他说的话都转达给了帝玺听。,

帝玺一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般若的佛珠的确是有奇效的,如果不是般若捏碎了佛珠救了连城一命,这会儿拔都来看病,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伤筋动骨需要调理这么简单了。

“脱斡王子,非常感谢你施以援手,救了我一命。”连城的腿骨是伤势最重的地方,他虽然能够坐起来,却难以移动位置,可饶是如此,他仍然真心实意对脱斡表达了感谢。

脱斡却不领情:“照理来说,我是不该放了你的,但是看在郡主的面子上,放了也就放了。你仍然是我脱斡的奴隶,只是不用去奴隶营罢了。帝江把你送来的时候,可没有让我这么好好照顾你。”

“帝江?”帝玺怔住了。

连城被当做奴隶送来克烈部,这里面居然还有帝江的事情?

“对,就是你的父亲帝江。这个人可是你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想办法不着痕迹弄死的人。”脱斡指了指连城,又猛然想起帝玺现在看不见,便又重新点出了连城的性命。

帝玺被脱斡的话气得连双手都止不住的颤抖,面色更是铁青得可怕:“能不能说明白点,这是什么意思?”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