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太古龙帝诀 > 974.第974章 太惨了

974.第974章 太惨了

手机阅读

“啊!小崽子,你敢撕裂我的一条胳膊!”

金日烈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吼声。

他的右臂被林寒硬生生撕裂,血液染红了整片棺椁空间。

“你到底是不是他?”南宫镜月看着此时威势无双的那道海神龙铠身影,一双美眸满是惊疑不定。

刚才她从那背影之中,觉察到了一丝熟悉感。

南宫镜月,已经有所怀疑。

但此刻,这天机子太强大了,强大到连她都是感到恐惧。

而她心中的那个青衫身影,如今会成长到这么强吗?

但若不是他,为什么这天机子不顾一切要赶来救自己。

“无论是不是你,你被海神的神灵印记选中,从此必须成为我海神宫的人。”南宫镜月看着那一道激发海神琴真正力量的风华绝代身影,美眸露出一丝坚定之色。

“嗡!”

林寒此刻只觉得浑身的力量简直如同长河咆哮一般,需要发泄出来,海神龙铠中的神力,实在太强大了。

“轰!”

他一掌轰出,一尊金色大手,覆盖海洋之力,遮天蔽日,直接将就要逃走的金日烈给抓住。

“天机子,你若是敢杀我,我必将你背后的天机门给……”

“嘭!”

金日烈威胁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林寒直接拽着他的一条腿,直接将其整个身躯轰然砸在了地面之上。

轰隆!

整个棺椁空间,甚至是外面的大殿,都是晃了一晃。

“好凶残!”

看着这一幕,大殿中的众多海域天骄都是心惊肉跳。

“啊啊啊!”

万众瞩目之下,被林寒如此“羞辱”,金日烈简直是胸膛怒火熊熊燃烧,他发出恐怖的大吼。

但。

“嘭!”

林寒拽着他那条腿,再次将其狠狠摔在了地上,纯金铸造的地表,都是寸寸碎裂开来。

金日烈被摔得鼻青脸肿,本来威严、俊朗的面容,彻底变了形,看上去无比的滑稽。

对于金日烈这种习惯高高在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顶级天骄来说,林寒如此“羞辱”他,或许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天机子,我金日烈不杀你誓不为人!!”

金日烈此刻模样狼狈到极点,浑身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根。

要不是他乃是金乌圣体,生命力异常的顽强,恐怕早就被林寒给摔死在了这棺椁空间中。

“施主,都这个时候了,怨气和杀念还这么大,看来贫道还需要多摔你几次。”

林寒故作叹息摇了摇头,继续拽着金日烈的大腿,将其身躯狠狠摔在地上,一次又一次。

“嘭!”

“嘭!”

“嘭!”

一时间,整个棺椁空间中,满是金日烈和坚硬地面碰撞的声音,当然,还夹杂着一道道骨折、骨裂声。

“太惨了……”

外面的大殿中,一众海域天骄早就看傻了。

就算是南宫镜月都是看傻了一双美眸。

要知道,金日烈可是比她哥哥南宫裂天还要强横的海域绝顶天骄,但现在,却是如此凄惨地被一次又一次“蹂躏”。

看着本是高高在上的金日烈,此时却是被摔得鼻青脸肿,浑身骨头一根根断裂,就连南宫镜月都是有些于心不忍,微微偏过头。

“是谁,敢围杀本圣子的妹妹!”

蓦地,一道蕴藏无穷怒意的威严大吼声,陡然从石殿尽头的一条古道中响起。

唰!

几乎就在这吼声落下的瞬间,一道身姿英伟的高大年轻男子,背负一杆赤色战矛,浑身杀气冲霄,踏步而来。

这年轻男子不是他人,正是南宫裂天这位海神宫圣子。

他本在一处传承之地接受传承,但听到了自己的妹妹南宫镜月被金日烈给围困在了此处,他立马赶来,浑身杀意几欲凝结成实质。

“金日烈,就算你乃是东南海域第一天骄,今天本圣子也要与你决一死战!”

南宫裂天怒吼出声,语气之中,携带着一种慷慨赴义的大悲壮。

轰!

南宫裂天气势冲霄,英姿雄伟,他踏步来到了大殿之中,手握赤色战矛,眼神锐利,悲壮吼道:“金日烈何在?”

但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南宫裂天本是悲壮的神色猛地一愣。

因为,他发现,场上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不远处一座棺椁空间中。

确切来说,是集中在一个身披蓝鳞龙铠的年轻身影上。

“那是?”

南宫裂天突然发现,他心中忌惮到极点的大敌金日烈,此时似乎……很是狼狈的样子。

“嘭!”

“嘭!”

“嘭!”

响亮的碰撞声,从棺椁空间中传出。

看着那被碾压得无比凄惨的金日烈,南宫裂天微微有些傻眼。

“哥哥。”

南宫镜月呼唤了一声。

“吞下这颗海神丹。”

南宫裂天一个闪身,来到了南宫镜月的身前,将一枚散发淡淡蓝光的灵丹,交给了南宫镜月。

“咕噜!”

南宫镜月吞下海神丹,体内的伤势快速恢复,她看着不远处的正在疯狂“蹂躏”金日烈的林寒,美眸满是惊异之色,道:“这天机子,引动了海神琴中海神的神灵本源之力,让海神琴变化,成为传说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海神龙铠。”

“什么?海神龙铠?”

南宫裂天大惊失色,他本以为那身披蓝色龙铠的身影,是某位海域大势力中的盖世天骄。

但没想到,竟然是那位神秘无比的天机子。

“哥哥,此人能够引动海神琴中的本源神力,一定要拉入我们海神宫。”南宫镜月出声说道,语气带着一丝决然。

闻言,南宫裂天微微皱眉,道:“天机子,此人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是有着洞悉天地万物本源之能力,鬼神莫测,我们最好不要强逼,与其交好便可。”

南宫裂天比南宫镜月考虑的东西多了很多。

他很清楚,海神宫虽然乃是海域一尊霸主势力,但这片大地上,还存在着无数隐世古门或古族。

这些古门家族中,掌控着诸多常人根本无法揣测的神秘力量,足以毁天灭地,甚至是顷刻间覆灭一尊高高在上的霸主势力。

南宫裂天此刻心中,对于林寒伪装的天机子认知,就分在了这一类无法招惹的禁忌存在中。

“哥哥你说的也是。”

南宫镜月点了点头,美眸盯着那道风华绝代的龙铠身影,不知为何,她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甚至是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南宫镜月眼中,这天机子的身影,和她心中那道青衫锈剑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若是他,该有多好……”

南宫镜月美眸望着那道身披海神龙铠的身影,心中闪现出一道青衫锈剑的不屈少年身影。

不过最终,她轻声一叹,不知那人,如今在何处,是否依旧在那小小的灵武大陆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