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七百九十四章 血花

第七百九十四章 血花

手机阅读

在几个男同事的眼神中,韩新月也明白了楚江所谓的人工呼吸的含义,于是很有风度地伸伸手。

“好吧,你来!”

“嗯,那个啥,还是算了吧,毕竟不是被水呛到了,我如果此刻来一个人工呼吸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想乘机占便宜呢。”

“哼!”

韩新月冷哼了一声,然后就去掐晕过去的女服务员的人中穴。

按经验,只要是晕过去的,掐一掐人中穴,片刻就能醒过来,可是偶尔也有失灵的时候,譬如说这次吧,韩新月按了好一会,女服务员并没有醒来。

“人中穴无效的话,按按颤中穴试试。”楚江轻声提醒道。

“颤中穴?”韩新月一时之间愣住了,她毕竟不是学医的,除了几个大穴之外,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你连颤中穴都不知道。”楚江故意撇撇嘴,“就是……”

“你知道你来!”楚江还未说完,韩新月蹭地站了起来,好像她的威严受到挑衅一样。

“我来就我来,颤中穴就是双山峰之间……”楚江也不客气,一边说一边朝女服务的双山峰之间一点。

“你……”韩新月本想骂楚江,你这个色胚,连女服务都不放过。

可是韩新月还没骂出来,这个女服务就悠然睁开双眼。

下一秒,她的瞳孔骤然凝缩,而后又一声尖叫出来,显然是受了特别特别的刺激,她一边叫一边朝这间包厢里面指了指。

“小菊,你怎么了,让你上来收拾一下包厢,等会客人就要到了。”这个时候一个领班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过来,冲女服务员喊道。

“里面……全是……”女服务员看见领班后,紧紧抱住了领班,指了指包厢里面,面上写满了惊恐。

看来这间包厢今晚还未营业,客人定了包厢后,先让女服务上来收拾一下,可是女服务因为在包厢里面看到恐怖的东西,于是晕倒了。

“里面能有什么啊!”领班看见女服务惊恐万分的样子,撇撇嘴,一脸不信地走近包厢的大门,而后用力一推。

众人登时闻到了一丝臭臭的味道,好像是……

楚江皱了皱眉,因为他已经确定了这股味道是什么味道。

“新月,保护好现场吧。”楚江断然道。

“什么?”韩新月怔了怔。

“因为里面发生了凶杀案。”楚江眼神闪过一阵冷意道,说道。

自己和一帮警察在这吃饭,相隔不远的地方就发生了凶杀案,是凑巧,还是特意的安排呢?

“啊!”韩新月闻言不禁惊呼出来,而后马上信了楚江的话,果断向李梦他们道,“里面发生了凶杀案,我们几个进去看看,你们俩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韩新月刚才似乎还跟楚江打情骂俏,此刻遇事马上露出了干练的作风。楚江看在眼里,不禁暗暗称赞。

说完之后,韩新月无视掉了几个警察疑惑的表情,第一个冲进了包厢,第二个进去的是楚江,第三个是李梦和另外一个警察,剩下的两名警察也不多言露出凛然的气势,守在门口,保护现场。

进入包厢后,里面的尸臭味更浓了,可是包厢除了餐桌就是餐椅,什么都没有。

楚江和韩新月对望了一眼,于是朝洗手间走去。

首先打开洗手间门朝里面看的是韩新月。

“啊——”

亏她是一个刑侦队副队长,见到如此的场面脸色也煞白,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怒火。

李梦看后也脸色刷的白了,另一个警察的抗打击能力差点,看了之后,已经跑到餐厅的垃圾桶开始呕吐了,吐得脸色绿绿的。

“楚江,场面血腥恐怖恶心诡异,你又不是办案人员,我建议你不要看。”韩新月看见楚江准备朝里面看的时候,一脸严肃道。

“你的神情已经勾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不看的话,今晚我会睡不着的。”楚江有点玩味儿一笑,作为战神的老大,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怎么可能被吓着呢。

于是楚江探头往洗手间一看。

醉星楼毕竟是海市高级的酒楼,是吃宵夜的最佳去处,即使是包厢里面的洗手间,也非常大,装修的非常豪华大气。

此刻洗手间的地板上躺着一具男人尸体,不,严格来说,不算是一具,而是一具被分解了的尸体。

手脚已经被利器切断,摆放在应有的位置上,而断头呢,却摆在裤裆那里,整个形状十分怪异。

从头部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满脸横肉的男人。

原本干净的地板,到处血迹斑斑。

其实这些还不算诡异,诡异的是,尸体的周围撒了不少艳丽的花瓣,尸体刺眼,尸体四周的艳丽花瓣更加刺眼。

这些是什么花瓣呢,楚江似乎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叫不出名字。

此花瓣很大,深红色,朵朵花瓣浸在血迹中,似乎重新获得新生的能源一样,正努力开放着。

或者说,本来这些花瓣是含苞待放的,被采下后,等待着它们的命运是,枯萎。

可是这些花瓣被撒在血中后,却开始争相开放了,有点百花争春的味道。

从某个角度来说,洗手间里面很血腥很恐怖很恶心很诡异,但是从别的角度来说,洗手间里面似乎很美丽,美丽得不禁让人想拍照。

于是咔嚓一声。

楚江就拍下来一张。

就在楚江拍下这画面的时候,他蓦然想起来了,这种花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当地人似乎叫血花。

“真美!”楚江拍下后,开口赞道。

“变态!”韩新月却瞪了他一眼,如此血腥的场面,这家伙还夸美,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我是说这血花真美。”楚江笑道。

“血花?”韩新月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对,非洲部落居民叫这种花为血花,至于学名呢,我就不知道了。这种花极喜欢血,在树上只能开放一天就凋谢了,但是放在血中可以开放整整一个月,并且在这一个月中始终保持着最鲜艳的一面,一个月后,瞬间枯萎。”楚江解释道,“其寓意为,活就要淋漓尽致得活着,死就要潇潇洒洒地离开!”

“楚江,你……该不会是凶手吧?”韩新月脸色一冷,目光凛冽地逼视楚江,一字一顿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