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616.第606章 甜点(春节快乐!)

616.第606章 甜点(春节快乐!)

手机阅读

东瀛人做什么都讲求极致,无论是什么行业或工作,都喜欢上升至“道”的程度。

喝茶是茶道,插花是花道,点香是香道,就连摔跤,都能被称为柔道。

其中虽有故弄玄虚的成分,但也说明东瀛人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全情投入的专注力。

就连陪男人也是一样,虽然双方语言不通,文子的英语很差,大部分语言交流都要平野博文从中翻译。但神奇的地方就在这里,就算她完全听不懂张晨在说什么,张晨却丝毫没有感觉不自然。

这些艺伎已经把男人的心理研究透了,客人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有什么需求。在这方面,文子丝毫不输华夏古代名妓。

“菊花!菊花!”有村纯一与平野博文鼓掌大笑,“太不走运了文子,又是你翻到菊花,五杯啊五杯。”

文子娇嗔了几句,妩媚的看着张晨,“晨君,我再喝就要醉倒了,你能替我吗?”

他们玩的游戏是一种叫做菊之花的小游戏,规则很简单,有几个人就拿几个酒杯,倒扣在托盘上,其中一杯暗藏一朵小菊花,客人和艺伎轮流挑选酒杯,掀开后是空的便是安全,谁选中了那个藏着菊花的杯子,谁便要把已经掀开的酒杯中倒上的酒喝光。

如果是最后一个掀开的杯子中有菊花,那就惨了,有几个人就要喝几杯。

文子运气不是很好,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选中菊花,这么短的时间喝掉这么多酒,饶是她们酒量过人,也不由得双颊绯红,就算脸上敷了一层白粉,都难以遮掩。

在众人起哄下,张晨替文子喝了三杯。

“啊呀呀,真是太感谢晨君了。”文子捂嘴轻笑,“我们来玩‘阵取’吧?”

“哦~哦~哦,阵取,好厉害,文子,你是不是喜欢晨君?我可是要吃醋了哦。”有村纯一佯怒道,其他几人一听到阵取两个字也都是一阵起哄。

平野博文笑着对张晨解释道:“还是张桑有魅力,阵取需要两对男女一起玩,每对脚下踩着一张报纸,然后猜拳,输的一方就要撕掉脚下报纸的一半。但男女两个人都不能碰到地面,只能踩在报纸上。两三轮后,输的多的一方脚下的报纸越来越小,只有把艺伎背着或者抱着才能不输,嘿嘿,这是福利哦。社长此前几次想要和文子玩阵取,都被拒绝了呢。”

文子强拉着张晨从坐垫上站起,另一名艺伎文乃也拉着有村纯一站到另一张报纸上。

此后猜拳,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有村输了3次,张晨输了2次。

张晨这边还好,有村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的把文乃背在自己身后。

“剪刀!石头!布!耶!赢了,扳回一局,该你们了。”文乃高兴道。

张晨和文子脚下就只剩下一张A3大小的报纸,两人站上去原本就有些拥挤,两人的脚交叉放置才能全踩在这张纸上。

现在又输了后,脚下的纸和有村纯一脚下一样,都只有A4大小,张晨也必须把文子背在背上,才能只踩在这张纸上。

文子双臂环住张晨的腰,脸贴在张晨颈后,将张晨紧紧抱住。

“石头、剪刀、布!啊,文乃,你输了!”文子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兴奋。

有村纯一本身已经是金鸡独立,再撕下去只好用单脚脚尖点地身上还要背着文乃这样一个光衣服就要三四十斤的艺伎文乃。

“啊!要倒了!”扑通一声,有村纯一和文乃倒在地板上滚作一团。

张晨把文子放在地上,看了看时间,“感谢有村社长的招待,时间不早了,是不是可以散场了?”

有村纯一也同样喝的满脸通红:“现在才九点刚过,时间还早得很,难得大家这么开心,张桑再玩一会吧。”

张晨微笑道:“不了,我还是想要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有其他的事情。今天非常高兴,有村社长费心了。春香老板娘,很感谢你们的表演,让人印象很深刻,文子小姐也很出色,新桥第一艺伎名不虚传。”

精舍的老板娘春香已经四十多岁了,保养的仍旧很好,看上去只像三十出头,低头浅笑道:“您刚刚肯定是在说谎,如果真有这么好,您又怎么会这么早就回去呢。”

文子也委屈的看着张晨:“晨君,文子还有很多话想要和晨君说呢。”

有村纯一又劝张晨了几句,看张晨不为所动,忙向平野博文打了个眼色。平野博文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清水,酒店那边安排好了吗?”

平野博文刚刚挂断电话,便看到妈妈桑春香同两名艺伎及琴师踩着细碎的步伐簇拥着张晨和有村纯一起走出包房。

几人都已上车,开了一段路,张晨回头一看,仍能看到春香众人在门口躬身送客。

“张桑,东西我们已经交给您的助理,请放心,关于bringcom的事情。。。”平野博文看张晨心情不错,试探道。

张晨嘴角动了动,“bringcom?不是已经通过审计了吗?还有什么问题?”

平野博文咧嘴笑道:“是的,没错,已经通过审计。没有其他问题,我糊涂了。”

有村纯一的皇冠缓缓停在柏悦酒店门口,下车后,张晨和有村纯一及平野博文握手道别,有村纯一凑到张晨耳边低声道:“会有餐后甜点送到房间,张桑不要推辞,入乡随俗。”

张晨一愣,没明白怎么回事,刚想问一下,却看到有村纯一带着一脸诡笑钻进皇冠,扬长而去。

张晨摇摇头,乘坐电梯来到五十层,刚进房门把鞋子脱掉,便听到门铃响了一声。

一个女性的身影出现在监视屏当中,衣着入时,身材纤细,脸被墨镜挡住大半,低着头,小巧圆润的下颌和秀挺的鼻梁证明这是个美女。

门铃又响了几声,张晨想了想,打开门,“请问你是哪位?有什么事?”

女人微微一笑,摘下墨镜,张晨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女人非常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张桑,你好,我是Noriko Sakai,华夏人都叫我酒井法子。”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