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都市最强仙帝 > 929.第928章 雷劫

929.第928章 雷劫

手机阅读

“咦?丹火?!”白无衣脸色突变,同时手中印法一动,驾驭幽冥之光,直扑叶晨。

“咄——”

叶晨惊喝一声,心念所动,葛仙炉中的火焰暴涨,数十道丹火,喷薄而出,直接杀向了白无衣。

“幻化,杀——”

白无衣暴喝一声。

那口黑匣骤然消失不见,融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无数个暗黑母精之声,杀向了叶晨。

暗黑母精亲自上阵杀到,诡异的暗黑之气,幻化成的黑色灵力剑气,直接劈向了叶晨。

“给我焚——”

叶晨神色不变,凝聚出一道丹火,骤然爆开,四散激射瞬息而至的暗黑母精剑气。

“呼呼呼呼——”

黑色的灵力剑气,遭遇丹火,迅速消失不见。

“老匹夫,我要将你炼成人丹!哈哈哈哈啊!”

叶晨肆意大笑起来。

一股磅礴的真元灵力,加铸于葛仙炉。

瞬间,葛仙炉丹火大盛,熠熠生辉,撕开了无边的黑暗,越战越勇,大有焚灭无尽的黑暗之势。

“这.......炉子,好生厉害!”白无衣倍感震惊,眼里尽是惊恐之色。

叶晨完全无视了白无衣的存在,专注于自己的丹火凝结,杀敌,毫不留情。

“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死无葬身之地!”

“三昧真火,去——”

叶晨吼声如雷,并指如剑。

那尊葛仙炉烈焰盛开,三昧真火爆射而出,一头扎进了幽冥之光里。

“磁磁磁——”

以丹火驾驭的三昧真火,非同小可,名副其实的火中之王,只要沾染一丝半点,便不会熄灭,直到将其烧尽为止。

“给我散!”白无衣大喝一声,印法随之改变。

幽冥之光,消失黯淡了下去。

可是.......幽冥之光,已然染上了三味真火,根本散无可散了。

“嗷——”

白无衣爆出了一声惨烈的哀嚎。

无论他的印法如何变化,就是甩不掉那尊葛仙炉里喷出的三昧真火。

白无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昧真火,焚灭幽冥之光,将其烧成灰烬。“老匹夫,去见黑白子吧!”

叶晨一步踏出,欺身上前,血色的红光大盛,天光绝影步尽展,一股无匹的死亡气息,席卷而至。

白无衣心下骇然,只感觉自身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深不见底遍体生寒。

他有想过黑白子之死,断断没有想到,这位同伴,竟然是死于叶晨之手,其内心的震撼与惊恐,可想而知了。

“轰——”

白无衣竟然避无可避,叶晨砸出的一拳。

血骨霸体的春肉身力量,堪比地仙之境的强者,再加上在这之前,白无衣本身就真元灵力耗损过巨,差点都跌破了地仙之境。

现在这种无匹的血怒神拳,如何抵挡得住?

“这么不禁打?!”叶晨倍感惊讶。

白无衣再怎么说,也是一代地仙中期之境的强者,就这么背自己一拳收拾了?而且还是毫无还手之力,太不现实了。

白无衣的躯体,直接被叶晨一拳砸飞了出去,跌入了暗黑深渊,血洒无边的黑暗,死活不知。

“曜——”

一道豪光在叶晨的神识海里炸开,光芒万丈。

那是地仙之境的契机,叶晨心下狂喜。

他也没有想到这缕契机,在他一拳砸飞白无衣之后,瞬息到来。

这可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事情。

有无数修道之人,终其一生,都卡在地仙之境的门槛之外,归于尘土。

而他,经历了上一世的魔君,又经历了这一世的重生,竟然做到了。

大凡修士,只有步入地仙之境,才算是真正的位列强者之列。

“这就是地仙之境的契机吗?”叶晨忽然有种极为不真实之感。

叶晨心念所动,血骨霸体消失不见。

其本尊出现在无边的暗黑之中,体表透出缕缕气机。

以叶晨周遭为中心,狂暴的灵气之力,骤然回去,化成了一个恐怖的灵气漩涡。

无尽黑暗的尽头,一道辉光闪现。

下一刻,一道惊雷炸空。

“仙劫?!”叶晨面色微变。

这种气势,他在熟悉不过了,那是地仙之境的劫机,如期而至了。

呼吸之间,一道雷光砸在了他的身上。

“噗噗噗——”

一串串龟裂的声响,异常清晰的出现。

那是叶晨肉身在雷劫之下,开始龟裂的声响。

不仅如此,叶晨顿感自己的骨骼深处,传来一串串爆裂之声。

叶晨七窍冒烟,遍体鲜血淋淋。

还只是一道雷劫之光,就已经恐怖如斯了。

叶晨固本丹田紫府,又惊又喜。

惊恐者,地仙之劫,始一出现,就这般霸道无匹,龟裂了其强悍的肉身,肌肤,骨骼!

惊喜的是,这种雷劫之光,越是猛烈,就说明他若突破地仙之境的壁障之后,自身的实力就越是超然。

......

叶晨在潜龙谷的暗黑深渊,渡地仙之劫,自然动静颇大,引来了无数人的窥视。

“叶晨,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龙灵置身在那件石屋,遥望潜龙谷那边出现的天之异象,兴奋自语。

他身边的水清,双眸之中,也尽是惊喜之色。

“师尊,叶师兄要步入地仙之境了吗?”水清问道。

龙灵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

“那.......”水清欲言又止。

龙灵是何等的老道之人,焉能不明白自己传人的担忧?

方圆数千里之内,在这一千年来,能够步入地仙之境的强者,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有人在潜龙谷里突破地仙之境,渡劫,必定会引起诸多势力的关注。

这才是龙灵最为担心的事情。

以他现在的一身修为,根本庇护不了叶晨渡劫之周全,如何是好?

龙灵现在唯一能够奢望的就是沉睡在光明洞天囚龙禁地之内的那位白帝之后了。

如果叶晨得意子銗公主殿下的护佑,必定是有惊无险。

对于白无衣与黑白子,龙灵倒是不做任何的指望了。

他虽然一身修为境界,一跌再跌,但是其阅历,无人可及。

任何人招惹了那位沉睡的公主殿下,将面对真龙一族的雷霆报复,不是任何一个宗门流派,可以完全承受的起的存在。

“道友,真是造化无量啊!”

一个惊叹的声音,自天际的尽头飘出,如大吕黄钟,惊人心魄。

叶晨闻言,暗自震惊。

这人的声音传来,也不知道是友是敌。

但是有一点叶晨却是十分清楚,这声音的主人,必定是这一届的绝代强者无疑了。

“明重道友,你尚在人间?”

另一个惊讶的声音,自鹰域的深处传来。

“银翼道友,你这是什么话?你为离开,我明重怎么敢先走一步?”

明重毫不示弱。

“哈哈哈哈哈!”明重放肆大笑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

“这么说,你这个老不死的,是想庇护潜龙谷里的那位道友啦?”明重咄咄逼人。

“明重,你这火爆的习性,也该收敛收敛,让人笑话得还不够吗?”银翼也不是省油的灯盏。

“两位道友,稍安勿躁!秦某人也来看看,是那位道友渡劫了!”

另一个声音飘出。

接着,立即有人附和了起来。

“秦风道友,玉衡子也正有此意!”

“这么难得一见的盛事,怎么可能少了我战四方?”

“.......”

“原来是青峰教主,玉衡宗的道友,四方城城主,三位道友来了!”

一道银色的流光,自鹰域深处一步踏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正是鹰域之主,银翼。

“好说!”

“好说!”

叶晨在潜龙谷渡劫,引来了不少避世不出的老怪物。

无论是大荒域,还是鹰域,数百年以来,能够步入地仙之境的强者,少之又少。

现在叶晨倒是成了各大宗门流派,隐形世家争相拉拢的对象。

只是,有一点,令人有些倍感意外。

这些成名已久的绝代强者之中,有人与叶晨可以说不共戴天。

那就是现在的青峰教主,四方城主,还有玉衡宗的宗主玉衡子三人。

至于,那位大荒域的明重,则是生性使然,与叶晨并无恩怨旧恨之事。

“咦?!这小子还活着?!”

玉衡宗的宗主的太上长老玉衡子,面露震惊之色,看向了潜龙谷的深处。

玉衡子是河道老道之人,立即洞悉出了一缕熟悉的气机,来源于正在渡劫之人。

这缕气机,就是玉衡宗的不传之秘,天光绝影!

青峰教主,四方城城主与玉衡宗一向共同进退,闻言俱是一愣,随即展开神识感知着潜龙谷深处的渡劫之人。

“原来是你小子!”青峰教主清风立即辨识出了叶晨的身份。

叶晨对于秦风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千年之前的那场惊变,他差点栽在了这小子手下,印象颇深,至今铭刻于心。

只是秦风也没有想到,在潜龙谷深处渡劫的居然是当年的那条漏网之鱼。

——叶晨。

“断然不能让这厮,渡劫成功!”四方城主战四方传音道。

玉衡子,青峰教主秦风与战四方,相视一笑,打定了主意。

“三位道友,想做什么?”

银翼已然洞悉出了青峰教主,玉衡子与战四方三人身上闪现而出的逼人杀机。

“银翼道友,我们做什么,还需要你这个老不死的同意吗?”玉衡子率先发难。

“下面这位小道友,与我鹰域颇有渊源,我断然不会坐视不管,你们这是想与我鹰域开张吗?”银翼毫无惧色,大声呵斥道。

“开战,就开战,尽管放马过来!”

四方城的城主战四方,嗷嗷直叫,已经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按说,这引起鹰域大战的事情,他作为庇护一番人族城主,断然不会如此贸然。

但是,正在渡劫的是叶晨,战四方也就无所顾忌了。

如果叶晨不死,渡劫成功,他们将后患无穷。

且不说叶晨与青峰教的恩怨,与玉衡宗的旧愁,但是叶晨在千年之前,弄死了那头莽火神牛,斩杀了他的嫡系传人扈峰之事,今日的战四方,就不可能让叶晨活着走出潜龙谷,步入地仙之境。

青峰教主,玉衡子与战四方私交深厚,早已有了对敌之策。

他们三人,共同减退,一人正面出手斩杀正在渡劫的叶晨,一人负责接应,一人负责周旋,牵制银翼,还有动机不明的明重等人。

正面出手之人,当然就是战四方了,而青峰教主清风负责策应,而玉衡子则是负责牵制明重等人。

“叶晨道友,你杀扈峰,今日就借你项上人头一用!”战四方毫无征兆的出手。

一杆青铜战戟出现在战四方的手中,挥出了一道无匹的杀气,直取雷劫之中的叶晨。

叶晨闻言暗叫不妙。

他当然记得那个叫扈峰的战兽门少主,不用说,这家伙就是扈峰的至亲之人,今日是报仇来了。

要是在平日,叶晨还真不怕战四方的发难,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正在渡劫的紧要关头,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了。

就在那杆青铜战戟来到叶晨身前不足数丈之极,一口银色的巨剑,骤然而至,挥出了一片银色的剑光,挡住了青铜战戟的雷霆一击。

出手的不是别人,真是鹰域之主银翼。

那口银色的巨剑,就是银翼的天赋神剑,其强悍的威力,不在任何的仙器法宝之下。

“四方城主,真是好胆识,好气魄!”银翼大吼一声。

战四方怒然大怒。

“银翼,千百年以来,我四方城与你们鹰域大战,还少了吗?真当我人族好欺负了吗?”战四方也不答话,调转青铜战戟,就杀向了银翼。

既然银翼铁了心要庇护叶晨这小子渡劫,战四方知道今日之事,必定少不了一场血战。

与其这样,还不如收拾了银翼之后,再来斩杀叶晨不迟。

“废话少说,吃我一剑!”银翼手持一口银色巨剑,挥出了一片银色剑光,杀向了战四方。

玉衡子见银翼被战四方借助,心下大喜,天光绝影步尽展,手持一口杀剑,挥出了玉衡剑诀,直取叶晨。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战机,玉衡子以绝妙的天光绝影步身法,极尽升华,骤然杀至,令人防不胜防。

他拥有天光绝影步,叶晨也拥有这种绝妙身法,但是,此刻,在玉衡子的施展之下,其极限的速度,自然是叶晨无法比拟的存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