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秦重的意见

第五百九十一章 秦重的意见

手机阅读

一番寒暄过后,宾主终于进入了正题。冯啸辰端坐在沙发上,对陈琨和崔永峰问道:“陈厂长,崔总工,对于三立与秦重合资这件事情,你们二位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陈琨向崔永峰努了努嘴,示意他先发言。崔永峰也没推辞,直截了当地说道:“合资是可以的,能够引进三立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还有他们的品牌,对于我们秦重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不过,三立在秦重的占股不能太高,我认为最多不能超过10%,否则我们原有的生产体系都会受到影响。”

“才10%?”冯啸辰笑道,“人家要的可是51%,是要对秦重控股呢。”

“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崔永峰说道,“秦重是咱们中国的秦重,怎么能让日本人控股?别说51%,就算他们占49%,我们也不能同意,他们占的股份多了,就有权参与我们的经营决策了,到时候如果国家有什么需要,而他们在背后拖后腿,那就麻烦了。”

崔永峰的这个态度,并没有超出冯啸辰的预期,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又转头向陈琨问道:“陈厂长,你的看法呢?”

陈琨道:“我的看法和老崔一样,日本人愿意出点钱参股,我们是可以接受的。但让他们控股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如果被他们控股了,秦重还能叫做民族企业吗?我们还怎么担当民族工业的脊梁?我即便不作为秦重的一厂之长,仅仅以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身份,也不能同意这样的做法。”

陈琨的话说得铿锵有力,王根基坐在旁边听着,却是暗暗撇嘴。在来秦重驻京办之前,他与冯啸辰分析过这两个人的态度,到目前为止,两个人都是反对三立控股的,但动机方面却有所不同。崔永峰是站在一个工程师的立场上,凭着一种朴素的本能反对这件事,他的爱国心是毋庸置疑的。陈琨反对这件事的出发点,就值得推敲了,据王根基的看法,他反对三立控股的更主要原因,在于他是秦重的一把手,而一旦三立控股秦重,他这个一把手就要沦为二把手了。

“最早把日本招来的,就是这个陈琨。他原本是想让三立在秦重参股,使秦重能够披一层三资企业的皮,提高地位。谁知道三立得陇望蜀,居然想直接控股,这就把陈琨打了个措手不及。”讨论的时候,王根基这样对冯啸辰说道。

“也就是说,陈琨是完全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考虑这个问题的。如果三立开出的条件能够让他心动,他是随时可能改变立场的。”冯啸辰道。

“没错,这厮就是个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王根基评论道。

二人正是带着这样的认识来到秦重驻京办的,如今一听陈琨的表白,果然是虚多实少,让人听着就那么不敢相信。冯啸辰没有揭穿陈琨的豪言壮语,而是继续问道:“那么,陈厂长,秦重的干部职工,对这件事又是怎么看的呢?”

“干部职工嘛?”陈琨面有难色,“大家的思想很混乱,有支持三立控股的,也有像我和老崔这种立场的,还有一些老职工,反日情绪比较重,连让三立参股都坚决反对。当然了,最后一种观点是比较偏激的,我们会给他们做工作,跟他们说明如何正确对待历史问题,共同开创美好的未来。”

“这个倒不必了。”王根基打断了陈琨的抒情,说道:“美好未来这种事情,交给外交部门去办就好了,咱们是做企业的,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陈厂长,你刚才说厂里有支持三立控股的,这些人能占多大比重?”

“这个嘛……”陈琨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冯啸辰笑笑,说道:“陈厂长不必有什么顾虑,我和王处长说起来都是你的下级呢,是来向你汇报工作的。”

“哪里哪里,装备工业公司是我们的上级单位,冯助理和王处长都是我的领导呢。”陈琨赶紧纠正道。

从级别上说,秦重是正厅级企业,与装备工业公司是平级,陈琨的职位与罗翔飞是一样的,所以冯啸辰说自己和王根基都是他的下属。但在业务管理关系上,装备工业公司是受经贸委指派负责协调全国装备企业工作的,算是秦重的上级单位,所以陈琨说冯、王二人是自己的领导,也有道理。这就是所谓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花花轿子众人抬,大家互为上级,这才能愉快地玩耍。

有了冯啸辰前面的话,陈琨也就不再装模作样卖关子了,他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实不相瞒,三立打算控股我们秦重的消息传出以后,厂里很多干部职工都是很高兴的。刚才王处长问我持这种观点的职工有多大比例,我没有做过认真的统计,不过根据我接触的范围来看,应当有七成以上。”

“你是说,七成以上的干部职工都支持三立控股秦重?”冯啸辰觉得有些意外,这个信息可不太让人乐观。

崔永峰在旁边解释道:“这件事,背后有一家名叫三培的公关公司在作祟。这家公司的老板没准冯助理还认识,他叫郭培元,一直都是帮着日本企业搞公关的。”

“我知道他。崔总工说说,这个郭培元怎么背后作祟了?”冯啸辰淡淡地说道。

罗翔飞让冯啸辰介入秦重这件事,冯啸辰当然不能一点准备都不做。他让包成明给他搜集了与此事有关的各种情报,在其中,就有郭培元和他的三培公司的情况。不过,包成明只了解到三培公司在这件事里替三立做公关,帮长谷佑都介绍了不少政府官员,至于他在秦重搞鬼的事情,包成明并没有掌握。毕竟,他这个“包打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们厂里就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出没,他们到处放风,说三立制钢所要控股秦重,控股之后所有职工的工资都会翻两番,工作时间会减少,每个人都会有出国的机会。你想想看,有这么好的条件,大家能不支持吗?”崔永峰冷笑着说道。

“这些人是三培公司的人?”冯啸辰问。

“正是。”崔永峰道。

“那么,厂里没有干预这件事吗?”冯啸辰又把头转向了陈琨,问道。

陈琨摇摇头,道:“这种事,厂里也没法干预。郭培元派去的人,都是在厂子里有亲戚朋友的,他们算是来走亲访友,顺便聊一些闲话,我们也找不出他们的破绽。”

“没人找陈厂长你吗?”冯啸辰如开玩笑一般地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陈琨连忙否认了。其实,还真有人通过厂里的关系找到了陈琨的门上,还给陈琨送了一些日本来的礼物。来人向陈琨保证,如果陈琨支持三立控股,三立北京公司将会给陈琨一些看得见的回报。

陈琨有些摸不透对方的底,又担心有麻烦,所以对来人只是哼哼哈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在陈琨心里,有两手打算,一是争取能够避免三立控股,这样他就能够保持在秦重一言九鼎的地位;第二则是如果风向不对,省里和国家经贸委都松了口,他就设法向三立投诚,以便得到更好的地位。

后一点,他自不会对别人说起。那个掮客给他留的郭培元和长谷佑都的电话,他都认真地记在本子上了,在必要的时候,他是会主动和三立接洽的。

冯啸辰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他相信以郭培元的渗透能力,不可能不会去收买陈琨。不过,陈琨到目前为止还公开表示不支持三立控股,这就已经足够了。

“陈厂长,崔总工,既然你们也反对三立控股秦重,那么我们就算是形成共识了。过两天是和三立公司再次谈判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够坚持现在的态度。至于说秦重有七成的干部职工支持三立控股,这件事也要辩证地看,我想,主要的原因在于有人传播了谣言吧?三立公司方面是不可能承诺给所有干部职工翻两番工资的,秦重有近万名职工,三立难道不需要考虑他们的成本吗?”冯啸辰道。

“是的是的,那些人就是被蒙蔽了,我已经让厂办的同志在做宣传教育工作,让大家不要轻信谣言。”陈琨附和道。

“咱们这边的意见统一了,再往下就是省里的态度。据你们二位分析,省里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又是如何呢?他们为什么执意要让秦重与三立合资,甚至不惜同意三立控股。”冯啸辰继续说道。

陈琨叹道:“这事责任在我。我担任厂长之后这几年,秦重一直处于微利微亏的状态,有两年是勉强盈利,有两年则是有小额的亏损,省里担心我们未来经营状况会恶化,所以急着把我们推出去,让三立接手。”

“这个也不能怪陈厂长吧。”崔永峰说了句公道话,“国营企业亏损,是全国性的问题,我们秦重算是做得比较好的,基本达到了盈亏平衡,不算是亏损企业。”

“唉,这也就是勉强吧,明年的形势如何,我还真不敢说呢。”陈琨非常低调地表示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