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九界仙尊 > 第1553章 风云决(下)

第1553章 风云决(下)

手机阅读

第1553章:风云决(下)

“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你如何让他们心服口服?他们根本不会信你是人界中人。”

花玉瑶看着他,尽管她知道萧尘并非仙界中人,而是人界中人,但到时候霸天风必然会颠倒黑白,甚至说自己与仙界勾结,一旦成为神魔渊众矢之的,这样的事,她可承受不住。

萧尘笑了笑,神神秘秘道:“总之,你放心便是了,我是仙界之人也好,人界中人也罢,这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一定会心服口服,到时候绝不会有任何一人敢站出来反对,哪怕是神魔榜上面那些人。”

花玉瑶仍是有些狐疑地看着他,萧尘笑道:“好了,我们去看看蝶衣,然后回去想想到时候如何对付霸天风和无情道,还有这些时日你消耗过大,接下来,便由我替你运功,助你恢复。”

片刻后,两人来到蝶衣所在的花谷,只见一座白烟弥漫的灵池中央,开着一朵雪白的大莲花,而蝶衣坐在莲花上,双眼轻闭,四周灵气正不断往她体内流去。

“她……”

“放心,她没事。”

两人站着看了一会儿,花玉瑶道:“好了,让她静心在此修养,我们不要打扰她,走吧。”

“恩……”萧尘微微点了点头,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两人回到未央宫,到夜里时,仍在商议关于风云决的事。

花玉瑶至始至终双眉紧锁,说道:“无情道那些人很厉害,当初连我师父也非常忌惮,正如他们的名字‘无情’,出手无情,处处无情,而他们的掌教,自称‘太上道祖’,所习功法厉害至极,名曰‘太上忘情’,绝不在我刹那生灭之下。”

“太上忘情?”萧尘目光微微一凝,神色也一下变得凝重了:“那他们是道家一脉?”

“道家一脉?”

“没错。”萧尘肯定地点了点头:“世分儒释道三家,而‘太上忘情’乃是道家极其深奥的哲学,此情非情,并非字面上的意思,乃是‘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注①

花玉瑶听得模模糊糊,双眉微微一皱:“我有些……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萧尘看着她认真道:“道家哲学博大精深,这‘太上忘情’就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样,大多人都只会看其字面,而往往完全曲解其意,背道而驰。太上忘情,并非无情,而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绝非什么斩七情六欲变得无情,但许多人都理解错误,以为大道无情,此为大错特错……”

“等等……”花玉瑶手一伸:“你刚刚说斩七情六欲,无情道确实是这样,尤其是那‘太上道祖’,修炼‘太上忘情’更是如此……”

“原来如此。”萧尘像是忽然间明白了什么,说道:“他们果然源于上个时代道家一脉,只是理解错了‘太上忘情’四个字,从而走上极端,以为这四个字的意思是要斩断七情六欲,委实可笑,那么他们,便是邪修了。”

花玉瑶仍是听得一知半解:“邪修……你,对这些很了解?”

萧尘笑了笑道:“不瞒姑娘,上一世,我便是道家玄门弟子,绝非那些旁门左道之人。”

这一刻,他想起了上一世,那时便有一些旁门左道之人,往往曲解道家真正奥义所在,从而走上极端成为邪修。无情道的来历无人知晓,但此刻他已经隐隐约约猜到这个无情道的来历了。

“你的意思……”花玉瑶再次深深锁起了眉:“无情道的起源,可能是与你同一个时代……”

“没错,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萧尘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又道:“你放心即是,现在我已得知他们来历,而他们其实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他们视为至高无上的‘太上忘情’,在萧某看来……纯属笑话,在真正的道家奥义面前,不堪一击。”

“你……”这一刻花玉瑶看着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男子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真能如他所言,轻而易举便能破掉无情道的“太上忘情”吗?

萧尘点点头道:“好了,接下来这几日,我运功助你尽快恢复。”

“恩……”花玉瑶双眉微锁,点了点头。

……

直到次日正午时,萧尘仍在殿内助她运功恢复,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个女弟子急切的声音:“宫主,你在里面吗?”

“何事惊慌。”

花玉瑶轻闭双目,萧尘正盘膝坐在她背后,运功助她尽快恢复,只听外面那女弟子急道:“刚刚密探传回消息,各大势力都已经到了天魔峰,霸天风暗中让人散布谣言,说萧公子是仙界奸细,还说宫主与仙界勾结,我怕他们会对宫主和萧公子不利。”

“哼。”花玉瑶冷冷一笑:“之前他想除去帝江城江云天时,不也是用的这种手段吗?如今还想在本宫身上故技重施。”

“可是……”外面那弟子仍是一脸急切:“现在大多人都已经认定了萧公子是仙界中人,要宫主给个说法,这一次,萧公子万万不能去啊,只要萧公子不现身,他们便拿宫主没办法,不然的话……”

秘殿里面,花玉瑶压低了声音道:“现在如何?”萧尘轻闭双目,掌心仍然真气不乱,淡淡道:“由他们去。”

“你……”听他毫不在意的语气,花玉瑶不禁再一皱眉,过了一会儿又道:“要不然,到时候我先上去看看情势如何,你先不急着出现。”

“不用。”萧尘依然语气淡淡,末了又道:“此刻我助你运功,不要分神。”

“你……你这人。”花玉瑶眉心一锁,许久才向外面道:“你先下去,有何新消息,立刻过来通报。”

“是,弟子告退……”

“等等。”萧尘忽然睁开了眼,向外面道:“什么事都不用来通报,这两日我要助宫主恢复功力,不可打扰。”

“你……萧尘!”花玉瑶立即偏过头轻轻瞪了他一眼,外面那弟子一时摸不着头:“那……那弟子到底听谁的啊?是听宫主的,还是听……萧公子的。”

“听我的,下去。”萧尘淡淡说着,再次往花玉瑶体内注入了真气,花玉瑶偏过头瞪了他一眼,正待言说什么,不料他却先道:“这两日你要静心恢复功力,不可为这些事烦忧,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你……”花玉瑶轻轻咬了咬嘴唇,这一刻也不知为何,因为他的这句话,好像真的安心下来了,最后又轻轻瞪了他一眼:“还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啊?还听你的……呸。”

萧尘轻轻一笑,不再与她言说,专心运起功来。

直到初六这天清晨,花玉瑶总算恢复得差不多了,两人去到外面,而在外面,众弟子却是早已急得焦头烂额,见她终于出来,此时都纷纷走了上来:“宫主!”

“如何?”

花玉瑶仍旧显得气定神闲,先前那青衣女子急道:“霸天风暗中让人散布谣言,现在很多人都在说宫主与仙界勾结,宫主若再不去澄清,只怕……”话到此处,又向萧尘看了去,神色着急道:“萧公子,你千万不能去,你一去的话,他们会杀了你,而且还会让宫主……”

“罢了,不必再说。”

花玉瑶衣袖一拂,目光变得有些寒冷了起来,冷冷道:“便看看他们能搞出什么花样来。”说罢,又向萧尘看了去,二人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临走前,萧尘又去花谷看了看蝶衣,最后才与花玉瑶,还有一些未央宫的弟子前去天魔峰,到次日正午时,方才抵达。

天魔峰位于神魔渊中部地区,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整座天魔山脉更是蔓延无尽,传闻当年名震神魔渊的独孤天下,便是从这座山脉里走出,后开创神魔榜,直至一万七千多年后的今天,天魔山脉的主峰“天魔峰”依然被视为最高实力的象征,故而“风云决”必在此地开展。

天魔峰主峰凌云千丈,宛如一把巨剑直指苍穹,四周又有四座较低山峰围绕,颇是气势不凡,此刻萧尘和花玉瑶等人来到后,纵目望去,只见山峰凌云,山谷里更是时而阴云密布,时而诡雷沉沉,一股强大气息正从山巅处透来,显然神魔渊各方势力,今日都已齐聚此处了。

“走吧。”

花玉瑶抬头往山巅上看了看,只见上面云层翻涌,望不见顶,一炷香后,便来到了临近山巅的地方,此处已经能遥遥望见各方势力的人,二十几个弟子跟在后面,此刻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今日神魔渊各方势力齐聚,倘若落定萧尘乃是仙界之人,恐怕免不了一场大祸。

远处各方势力的人见到未央宫来了,此时都纷纷议论了起来,前些日便有不少人在说未央宫主与仙界之人如何如何,此刻见到她身边当真有一个男子,议论之声立时更大了,更甚至还有人跃跃欲试,竟向她阻拦了过来。

后面二十几个未央宫的弟子见状,先前那青衣女子和一名紫衣女子立时走上前,冷冷喝道:“放肆!还不让开!”

今日来天魔峰的,除了各方势力的人,还有不少神魔渊的高人隐士,实力深不可测,而萧尘此刻依旧眼神淡淡,目光在人群里扫视着,当看见远处一个神秘黑袍老者后,不禁双目一凝,那人……为何有些熟悉?

……

注①:出自《道德经》。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