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672 太上丹经(下)

1672 太上丹经(下)

手机阅读

“小姐,你看走眼了吧,若是两个月前你在散花楼中帮他一把,收入石榴裙下,此时岂不是少了好多烦恼。”

“瞎说什么,小鹤儿,你说能有什么办法,让那许迁辅佐冠军侯?如果他能改换门庭,这盘棋把握又会大上三分。”

苏沐其实倒不是真的对冠军侯有什么好印象,而是担心门派大计不能实施下去。

“我看很难,小姐,其实那冠军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但四处寻芳猎艳,心思污浊,上次还想把小姐你也收入后宫,难道你就不生气?”

“气什么?他能有这种霸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要能够保持这种极其强大的占有欲,很快就会反噬大乾……杨盘养虎为患,会吃不了兜着走。似冠军侯这种性格,不可能忍受得了头上还有一个皇帝压着他的,到时两虎相争,太上道正好从中取事。”

苏沐神情幽幽叹息:“最重要的是,冠军侯不但天姿纵横,而且没有修练过道术,比起太子来,最合我太上道的宗旨……朝廷管理民间百姓,太上道替天监察九州,监控王朝兴衰,兴亡有替,这才是正理。”

“依我看来,冠军侯不行,你们太上道选错人了。”

苏沐轻轻柔柔侃侃而谈,评论冠军侯其人,小鹤儿愤愤不平,为自家小姐叫屈的时候,屋内就响起一声温润清亮的嗓音,正正响在耳边。

“谁?”

苏沐心中一惊,身形一飘,白裙飞舞中,手里就拿起一柄连鞘长剑来,上面绘着白云大日,雷霆雨丝。

“这是天道封魔剑吗?不知比起盘皇生灵剑来如何?”苏辰笑眯眯道。

他的身形由虚淡变真实,似乎无中生有一般就到屋内。

实力增长之后,以前的种种手段基本上可以用出来,禹步踏罡,在散花楼内尤如瞬移,忽略房屋阻挡。

“许迁,竟然是你,不告而入谓之贼,更何况是直闯小女子卧房,太不讲礼了吧,亏你还饱读圣贤之书。”

苏沐眼神含煞,嘴角却是盈盈浅笑,清冷和温柔两种奇异的气质和谐统一,就算是质问,也是说不出的风流蕴藉。

“圣女言重了,都是江湖儿女,何拘小节,今日来此,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借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不会是小女子的头颅吧?许大先生什么时候跟杨盘如此亲近了,听他命令行事?”苏沐眼光一寒。

“与杨盘没关系,跟这天下也没关系,许某更不会做出焚琴煮鹤的勾当,即算圣女国色天香,一个头颅终究是很难看的。”苏辰摇头,心知这是自己来得突兀,对方警惕性高,已是想歪了。

“直说了吧,你太上道的太上丹经炼窍法门,我很感兴趣。”

“咯咯!”

苏沐笑得花枝乱颤,也没有了先前的仙子模样,这个要求简直比要她的头颅还要无礼,一个门派的传承道统,岂能让人说看就看的。

“我怎么不记得与你许先生有如此交情?”

话音一落,屋内就出现一股极其好闻的清香,让人骨头深处都变得酥软,升不起一丝敌意……

同时,苏沐右手五指已经搭在剑柄之上,剑锋半出,杀意潜藏,清冷光芒散照屋内,映入眼帘,让人见着就如冷月横空,寒意加重。

对那香味,苏辰却恍如没有闻到一般,也不去多看对方已拔出一半的剑锋。

只是抬步上前,缓缓走近,完全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苏沐面色变了变,把剑入鞘,却没有放在桌上,只是笑着问道:“若是小女子没有记错的话,我太上道与你许大先生可没有恩怨。”

话里已经悄悄有了一些委屈。

“的确是没有恩怨,但你们要支持冠军侯那个神经病做皇帝,恩怨就来了,玉京城中谁不知道我许某与冠军侯有些过节,支持的更是玉亲王。”

苏辰随口应道,身上气机如同冻土生芽,春暖花开,一种蓬勃的生机,如汪洋一般从身前涌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能掀起滔天狂澜。

这股气息很奇异的只出现于小楼香闺之中,没有外泄半点,却是强大得令人发指。

苏沐感觉到气机,面色更显雪白,小鹤儿就更加不堪了,只是一触及到,整个人就如同青蛙一般被牢牢压在地板之上,动弹不得。

她道术未到鬼仙,武道未成武圣,相对来说,还是太弱了一点,连苏辰的一道气机都承受不起。

除了想要看看太上丹经,苏辰元神已经全力运转,明珠也做好准备推演记录。

不为别的,太上道宇宙二经天下闻名,上次在主世界与李炎交战之时惊鸿一瞥,没有得到其中真意,这时与太上道嫡系传人正面相对,正好揣摸一二。

苏沐心里微微发苦,心知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位曾经在散花楼大开杀戒的书生。

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雄浑得就如大海一般,只是稍加接触,就有一种极其古怪的虚弱涌上心头。

“一个照面,我的气势就已经被生生压制,不妙。”

苏沐虽然震惊对方的强大,却也没有太过担心。

她的修为虽然不算此世顶尖,但随身法宝极多,战力奇强,心想就算是洪玄机成就人仙,杨盘深不可测,她也有把握在两人手下逃掉,此时只是心中微有不甘而已。

“他年龄也不算大,到底是怎么修练的?前段时间还没有一丁点肉身修为,此时已经快要突破人仙了,灵魂修为更是看不清楚。”

对方想要看太上丹经,苏沐自然不会理解错误,无非就是想要多炼开一些穴窍,从而突破人仙,再进一步。

谁强谁弱,有些时候,其实并不需要打破头才能知道。

寥寥数语之间,她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就是生平未遇的大敌。

不但修为高深,而且心志坚凝。

苏沐刚刚不但动用了太上道宇字经,天涯万里,更是运用了天香门,天香三卷中的无上法门,可是全都没有起到作用。

天涯万里是空间运用的一种法门,可以悄无声息的把对方分隔开来,就算近在咫尺,也打不到摸不着,对方无论怎么攻击都会陷入错乱空间中,感应不到自己真实的方位。

一方五感迷乱,一方不受影响,还未开打就会占据上风,太上道号称天下第一圣地,其手段之奇妙远在常人想象之外。

至于天香卷天香秘诀,却是可以用香味引动人心对美好的追逐,所见之人如同亲人恋人,不忍伤害,还是发自真心。

这门炼香秘法也是苏沐偶然得来,并不是下九流的迷香和媚功,平日里往往可以不战屈人之兵,无论对手是男是女,只要闻到香味立刻就敌意全无。

就算是洪玄机上次来此,也是无声无息的就消除战意,随便说了几句话闲话,就离开了。

之所以一见面就用出这两招防御控制技能,实在是苏沐这段时间听到的消息太过惊人,找上门来的这位许秀才,其修为实力增涨之快,简直不敢想象,她头一次觉得没有把握。

苏辰缓缓前行,对身周的变动恍如未觉,微微闭着眼睛体悟了一下,高声赞叹道:“空间扭曲,距离随时变动,以心念引动真实,这是太宇之塔的道术吗?天地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还有宙极之钟呢?也一并用出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别太小气。”

至于那侵魂入心的天香之气,在苏辰这里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说是香味,他发现,这种极其好闻的味道,其实并不是用鼻子闻到的,而是直接映射在了灵魂之中,让人从内心深处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

当然,这也只是灵魂修为相差仿佛之时才能起到作用,真遇到了灵魂差距过大,就可以直接无视如此诡异攻击。

苏辰表现在外的灵魂烙印虽然是五层雷劫层次,实际上却是五阶巅峰,元神大成。

他的元神能量与九转玄功同时祭炼,早就有着不可思议的坚韧稳固,境界又是极高,又岂会被区区旁门左道之术暗算得了。

苏沐两招极其奥妙的招式一出手,就发现对方全无所觉一般,心里就是一凛。

她忽然明白,自己在玉京城中蛰伏多时,推动计划,终究是小看了某人,有些事情,并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想要太上丹经,就来追我吧。”苏沐心念百变,心知既然已经被盯上,再多说什么也是枉然。

轻笑一声,莲步轻移,移星换月,一股波动向着四面散开,人影已经不见。

“好,这种空间操控能力,比我想象中还要高明,明珠记下了吗?”苏辰不怒反喜。

来到一个世界,总有一些奇功妙法可以见识,增长自己的学识,为以后进步积蓄资粮。

听到明珠肯定回复,他脑后七个光圈突然出现,彩光一振,冲天而起……

转眼之间就已出城,看到西山翠岭,冷月高挂,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手里正托着一个洁白精致的九层玉塔,迎风一晃,轰隆隆就向着自己扔了过来。

………………………………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