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权路风云 > 第1766章 微微一笑

第1766章 微微一笑

手机阅读

用过晚饭,马中华就在马元宏的陪同下回到了房间。马中华不顾休息,首先给京城的几位老领导打了电话,简单地汇报了今天的会议,双方商量了几句,这才满意地挂上电话。

“什么时候下来?”马元宏问道。

“别着急,已经有结果了。”马中华微微一笑,穿着拖鞋的脚高高驾了起来。

“老大,捏捏脚?”

“算了。”马中华摆摆手,自从京城发生那事之后,他对类似的愉乐项目就有些抵触。

“不是反对,而是弃权?”马元宏苦笑着摇摇头,想起今天会上的一幕,他也有点气愤。“这叫什么,抗议吗?堂堂一省之长,不管怎么说吧,用这种方式……都有点不成熟吧?”

“好啊,好啊……”马中华微微一笑,“要的就是他政治上的不成熟!”

“这个到是。”马元宏会心一笑,明白马中华的意思。

“那老秦和田立民……”

“换届拿下!”马中华大手一挥,秦朝勇对张清扬的支持最令他生气。

马元宏心生快意,微笑点头。

马中华上下扫了马元宏几眼,突然说道:“元宏,最近脸白了,年轻了不少啊!”

“呃……”马元宏好不尴尬,吱唔着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马中华在指什么,大脑不禁发热,想到了一个女人。

“呵呵……”马中华开心地笑了笑,“年轻好啊……”

门被敲响,秘书进来汇报说李四维求见。马中华哼一声,摆手道:“告诉他我没时间,过几天再说吧!”

秘书退了出去,马元宏说:“像这种人,就应该冷一冷,省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他觉得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不需要再借助李四维,也完全可以战胜张鹏。

“冷一冷是应该的,让他长个记性,但该安扶的还是要安抚……”

马元宏点头称是,笑道:“您说,中央会派什么样的省长过来?”

“那咱们分析一下?”马中华开心地笑了。

……………………………………………………………………………………

“喂,你和我说实话,是没有办法了,还是有其它目的?”郝楠楠拉着张清扬的手,满脸担忧。

“这事你别管了,管好自己的工作。”张清扬把郝楠楠的手推开,满脸无所谓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啊?”郝楠楠急得要跳起来了。

“没什么意思,”张清扬认真地盯着郝楠楠,“你现在是一位副省级干部,要有临危不动的能力。做好自己的事,其它的什么也别管。”

“和你有关的事情,我都无法平静!”郝楠楠的声音温柔下来,把头靠在了张清扬的肩上。

张清扬用下巴抵着她的头,说:“你是省委常委,辽河市委书记,以后还会走向更高的工作岗位,你这样……我可不放心你的能力!”

郝楠楠猛然抬起头:“你是说我还能走向更高的工作岗位?”她在乎的是这句话背后的含意。

“以你的年纪而言,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不,我不是让你说这个!”郝楠楠急了,“你是不是真的不怕?”

“还是那句话,你别管了。”

“你……混蛋,气死我了!”郝楠楠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张清扬扑倒在沙发上,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两人激吻了一阵,张清扬将她的脸推开,说:“好了,你回去吧。”

郝楠楠的手抚摸着张清扬的腿间,坏笑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不行,大家都看着呢,你还是回去吧。”张清扬把她抱起来,“再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我需要好好考虑,让我一个人静静。”

郝楠楠不再坚持,狠狠地在张清扬的脸上啄了一口,媚笑着离开。张清扬安静了一会儿,拿出电话打给京城。

常委会结束后,马张之争仿佛有了结果,一时之间赶往省委拜见马书记的基层一、二把手越来越多。就当人们都在猜测双林省的政治争斗会以什么方式结束时,中央特派巡视组突然来访双林省,据说调查省长张清扬的一系列问题。

特派巡视组的到来,令早已暗流涌动的双林省更加风波不平。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马中华的手段比张清扬还要激烈,直接摆出了水火不容的态度。巡视组到来的当天,双林省委部分常委出席了欢迎宴会,在酒桌上大家都没有谈什么,这必竟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相比于对巡视组的好奇,大家更关心的就是张省长的表现。然而,整个宴会张省长的表现都中规中距,没有任何的不妥,甚至还拉着巡视组组长,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的手说:“感谢中央巡视组的到来,希望巡视组的领导能对双林省的发展建设提出指导意见。我代表省政府表个态,一定会支持巡视组的工作,尽全力配合,提供便利。”

从外表来看,张省长似乎并不反感巡视组的到来,可是他的内心,外人又怎么能猜透呢?

马中华早就知道调查组要来,虽然现在的名称是“特派巡视组”,但是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变化,反正是来调查张清扬的。巡视组前加上“特派”两个字足以说明问题。可是,当调查组真的下来后,马中华有些担心了,即使真的把张清扬挤走了,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会不会给别人留下意气之争,倚老卖老的话柄?再看张清扬今天的表现,似乎他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那么的平静淡然。

关于调查组的事情,张清扬提前知道并不奇怪,令马中华奇怪的是他的态度,冷静得太不寻常了!给人的感觉,张清扬已经漠视失败,有意离开。这种态度令马中华内心极为不爽,仿佛不是他打败了张清扬,而是张清扬退出了竞争,自愿离开。

其实说良心话,马中华从心底就反对张清扬,或者说不喜欢张清扬这个人。他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马中华不喜欢张清扬的年轻,不喜欢他工作的态度和方式。年轻会让他觉得自己老了,工作上的民主会让他感到权利的流失,以及官威的不复存在。马中华觉得,张清扬与传统官场隔隔不入,他这样的性格,这样的工作方工作很可能会害了一惯平稳的双林省官场。虽然他的改革初有成效,但是这样的激进肯定会给双林省的未来带来灾难。

双林省的问题演变成现在的结局,也不是马中华想看到的,即使他最终胜利,能留下的时间也不多了,至多两年而已。可是,马中华只是想安安稳稳从双林省退休,把他曾经属意的干部扶上马。他想在双林省站好最后一班岗,保持双林省政局的稳定,按照他所希望的方式发展下去,他觉得马元宏完全可以成为双林省的省长、省委书记,这位助手很让人放心。

同张清扬接触了一年,马中华承认,张清扬简直是一位天生的政治家,虽然他的执政思路、观念,以及发展方向都令自己难以接受,但是他不能否认张清扬在政治上的才华。他甚至想到过,如果张清扬不是如此激进,甚至愿意主动退位让贤,由张清扬当书记,秦朝勇当副书记,马元宏当省长,但事宜愿为。事实上,通过一年的摩擦,两人成为了水火不容的对手。

然而,当马中华大胆地把两人的矛盾公开为路线之争后,接下来的张清扬一改常态,不像过去那么据理力争,而是步步退让,连常委会上的那份大名单都不想发言反对,只是表示了坚持个人理念的意思。曾经勇猛无前的钢铁斗士,一下子就变成了被弹过的棉花,绵软无力,似乎已经随时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最近一个多月,马中华表面上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可是每当面对张清扬时,他就总感觉有劲儿使不出来,这种感觉十分郁闷,又挑不出张清扬的毛病。你说我飞扬跋扈,不团结班子,你说我一意孤行、贪功冒进。那么好吧,我全部听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然而,这样一来,马中华的进攻就失去了理想中的效果。马中华也不想搞得太狠,那样就显得他一手遮天了。

对于现在张清扬的态度,马中华很无奈,虽然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张清扬离开双林省的日子越来越近,可他反而失去了抗争的动力和激情,在每一个失败的夜晚,他不得不在反复思索着一个问题,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

张清扬同马中华一起送巡视组的领导回房间休息,两人转身默默地向回走。马中华侧头看了几眼张清扬,几欲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两人共同来到楼下,谁也没有说话,就要分开时,张清扬突然指了指一旁的咖啡厅,说:“马书记,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