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649章 书翁的委托

第1649章 书翁的委托

手机阅读

天空昏暗得让人感到不安,半个月前的那场战争,让黑色教团所有人心中都缭绕一层阴影。

普通人的死亡也就算了,毕竟本来探索班就是高危职位,每次任务基本上都会死那么一两个,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伤亡,然而驱魔师死亡太多了。

在普通人眼里,驱魔师可是神的使者,是他们战胜千年伯爵的希望!

然而哪怕是神的使者,也无法阻止死亡得降临,这一次如此惨重的损失,让众多支援者心中的信心遭受了重创。

三十多年前那次对千年伯爵的围攻虽然也失败了,但是那次战斗保密性十分高,除了教会高层外只有参战的人才知道那里发生了一场攸关人类未来的战争,而这一次作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教会打了这么一场失败的战争,这对士气的打击是十分大的。

幸好的是,事情尚未到绝望的时候,白井月打跑千年伯爵的事迹在那些存活下来的驱魔师的叙述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黑色教团,这让众人心中保留了一丝希望。加上室长考姆伊的演讲,终于是让黑色教团迅速走出了低迷,开始正常运转。

黑色教团的医疗班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就维持运转的班组,和其他班组不同,他们见惯了驱魔师们受伤的样子,所以在众人都有些低沉的时候,医疗版的医生和护士们反而状态很好,依旧尽心地完成自己的职责。

“沐恩元帅,您又来了啊。您对李娜丽小·姐真是好呢~”

医疗班的病房外,一个护士笑着和白井月打着招呼。自从李娜丽被送到这里后,白井月每天都到这里看望李娜丽,让医疗班的众人对这位传闻中十分怪异的元帅有了新的认知。

“是啊,我又来了,这次李娜丽受伤很大程度上是我的原因,我一定要看到她恢复才行。”

“那就提前恭喜了~李娜丽小·姐今天已经可以出院了呢~”

“哦?”

白井月推开病房的大门,然后看到了刚刚穿好教团团服,正在床边梳妆打扮的李娜丽。

“李娜丽,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嗯,已经好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李娜丽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原地蹦了几下,然而李娜丽脸上尚未拿掉的绷带表明,李娜丽此刻的伤势尚未痊愈。

手轻轻抚过绷带,白井月叹了口气:“你啊,逞什么强?伤还没好利索,就再休息几天呗。”

“可是···大家都已经在工作了。”

“你作为驱魔师,好好休息准备下一次战斗,就是你的工作。”

李娜丽咬着下唇,目光游离着,没有回应白井月。

白井月看到李娜丽这个反应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劝说。

那么多同伴死去,将黑色教团视为家的李娜丽想必心中很是难过吧,让她用工作来缓解心中的郁闷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算了,你想工作就工作吧,不过,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知道吗?累垮了可就不划来了。”

李娜丽点着头,刚想说些什么,结果一连串的咕咕声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响声,李娜丽捂着肚子,满脸通红,白井月笑着摸了摸李娜丽的脑袋,发出了邀约:“正好现在是正午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李娜丽就这样跟着白井月朝着食堂走去,在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李娜丽是因为害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白井月则是在利用之前从那块核心上得到的能够引起心之圣洁反应的特定讯息解析李娜丽体内的心之圣洁。

这个讯息收发系统留在心之圣洁上对他的计划影响太大了,他必须要在最后决战来临前将这个系统破译掉。

就在白井月仔细观察心之圣洁内部构造的时候,食堂那边突然传来了喧哗声,这让好奇的李娜丽跑了过去,同时也打断了白井月的解析过程。

白井月也不在意,反正决战的时间实际上是受他控制的,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解析的目标。

来到食堂门口,白井月站在李娜丽的身边往里面看,发现了引起喧哗的罪魁祸首。

那是科学班的乔尼。乔尼的个字有点矮,带着直径很大的圆形眼镜,从外貌上看就是一个经典的书呆子。

但是他并不是书呆子,而是天才,是以少年之身成为黑色教团总部科学班成员的精英。

此刻他正拿着一根皮尺,对坐落在长桌上享用午饭的十四岁少年大声说着话:“我们需要为你量身制作团服,来量一下衣服的尺寸吧。”

那个少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应道:“不用那么合适也无所谓的。”

“穿尺寸合适的团服才会加强防御率啊!而且便于行动对恶魔的战斗也有帮助哦!”

听到乔尼的话,白井月微微摇了摇头:“合适的团服便于行动倒是真的,但是加强防御根本就是瞎说啊。”

恶魔的攻击可不是那一层薄薄的衣服可以阻挡的,如果直接命中了,使用寄生型圣洁的驱魔师还可以靠自己的身体抗一抗,那些用装备型圣洁的驱魔师就可以等死了。

“总归是比不合适的团服要好一些吧,不合适的团服可是会拖后腿的呢。”

“这倒也是实话就是了。对了,新来的同伴你还没认识吧,我给你介绍一下。”

白井月和李娜丽两人来到乔尼的身后,此刻乔尼还在劝说少年,而少年在一旁亚连的劝说下也有些意动,就在少年站起来准备和乔尼一起离开去测量身体尺寸的时候,同样在这里的其他科学班成员看到了白井月。

科学班第一班班长利巴猛地站了起来,对白井月行了一礼:“沐恩元帅!”

其他人听到这声呼喊,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了这一边。

前不久白井月击退千年伯爵的消息才传得沸沸扬扬,此刻白井月在众人心中就如同救世主一般伟大,亲眼看到救世主,让所有人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白井月摆摆手示意众人冷静下来,而后看向了刚刚站起来的少年。

少年一头咖啡色的短碎发,穿着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条纹上衣,遮蔽右眼的黑色眼罩让人下意识地以为他的右眼出了什么问题,而在他的腰间,系着一个手掌大小的锤子。

“你就是书翁的传人吧。”

“呃,你认识我的师父吗?”

少年一脸笑容,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白井月很清楚,这不过是少年的伪装。

书翁是历史的记录者,也只是记录者,虽然为了记录历史,他们可能会加入某一个势力并且融入进去,但是他们是不被允许动真感情的。一旦书翁动了感情,就会成为了故事的一部分,那就会失去了书翁的资格,就如曾经的亚连一样。

少年作为书翁的传人,在和众人初次见面的时候用伪装的个性和众人交流,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白井月也不打算揭露少年的伪装,他来这边不过是让李娜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嗯,我和你的师父算是老熟人了,我是沐恩,我旁边的是李娜丽,都是黑色教团的驱魔师。”

“沐恩元帅,李娜丽小·姐,你们好,我是拉比,新加入黑色教团的驱魔师,以后请多关照~”

在互相介绍姓名,并稍微熟悉了一下彼此后,众人起身离开了餐厅,然后朝着科学班的办公场所走去——他们要为拉比去订做团服。

当然,拉比订做团服白井月和李娜丽是不用去的,所以在共行了一段路程后,白井月和李娜丽在一个岔路口和众人分开了。

分开后没几秒钟,趁着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拉比故意缀在队伍的最后面,观察着逐渐远离的白井月。

他从以前就常听自己的师父说起沐恩这个名字,对此他是好奇不已。

在书翁眼里,人类不过是纸上油墨,作为一个合格的书翁,理应将所有人都看作是历史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例外。

然而他的师父,却常常将沐恩这个名字挂在嘴边,尤其是前几天他刚刚加入黑色教团的时候,书翁再三嘱托他不要惹到这个男人。

那么,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能够让书翁都破例将其铭记于心呢?

思考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白井月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拉比耸了耸肩,只好将心中的疑惑埋藏于心底,以待日后处理。

在和众人分别后,白井月和李娜丽径直来到了室长的办公室,走到了正忙着整理文件的考姆伊面前。

“哥哥,你现在很忙吗?”

听到李娜丽的声音,考姆伊以白井月都惊讶的速度将手中的文件迅速成摞成一叠放到了桌角,而后在不到半秒的时间里将自己有些杂乱的仪容整理干净,以十分精神的面貌回答着李娜丽的问题。

“不忙、一点都不忙!李娜丽找哥哥是有什么事情吗?”

“哥哥,最近有什么任务吗?”

听到李娜丽的要求,考姆伊的脸色陡然阴沉了起来:“李娜丽!你伤还没有好!”

“我的伤已经好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哥哥!”

看到李娜丽和考姆伊为了出任务的事情争吵了起来,白井月耸了耸肩。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白井月是赞同考姆伊的决定的,但是他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和考姆伊都不可能说服李娜丽,所以他放弃了劝说。

考姆伊则和他不同,这个妹控在某些事情方面是非常有坚持的,哪怕明知道不可能说得动李娜丽也会尝试性地进行劝说。

两个同样固执的人为了各自的想法进行争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得出结果的,在明白了这一点后,白井月回头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对着角落打了个招呼。

“最近怎么样,老家伙。”

只有常人一半身高的书翁从暗影之中走了出来,吊着一双熊猫眼看着白井月:“我可没有你老。”

“可是从外表上看,怎么看我都是年轻小伙子,而你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啊。”

看着白井月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的脸庞,书翁摇了摇头,轻声一叹:“是啊,我已经老了,估计只能再活个十几年就要入土了。沐恩,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书翁这句话让白井月吃了一惊。

“让我帮忙?你这行为不违反条例吗?”

“当然不会。”

书翁的双眼紧紧盯着白井月,和之前看起来暗淡无光的双眼不同,此刻书翁的眼中蕴含着某种意志,仿佛某种探测装置一般,扫视着白井月。

“真相之眼对你无效,我们书翁只能通过个人记忆对你进行记录,你并不存在于历史,也就是说,只要你同意,就可以。”

听到书翁的话,白井月挑了挑眉,书翁所描述的真相之眼的能力,让他联想到了阿卡夏记录,不过白井月并没有太过吃惊,毕竟之前他就对书翁的后台有所猜想,现在不过是证实了这个观点而已。

让他惊讶的是,在后台如此强大的情况下,为什么书翁要找他帮忙呢?

或许是看出了白井月的疑惑,书翁缓缓说出自己的难处。

“我作为真正的书翁,是不会出现【意外】的,但是同时,我也无法对历史的走向产生影响。一旦我对历史进行干涉,我的身份就会被剥夺。而拉比,他现在还不是书翁,只是书翁的候选者。无法自如控制真相之眼的他是无法避开【意外】的。”

书翁这番话让白井月对书翁这种存在的机制有所了解,同时也让白井月明白了书翁的意图:“你想让我保护拉比?”

“嗯,因为你无法被历史记录,所以我可以拜托你。我通过你对历史进行的干涉,是被允许的。”

望着白井月,书翁的眼瞳中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波动。

“我,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并培养下一个传人了。”

看着已经没多少头发、整个人佝偻的像个侏儒的书翁,白井月摊了摊手。

“我先说好,我只保证生命安全。”

“那就够了。”

得到白井月保证的书翁,露出了白井月这几十年来看到过的,最真挚的一次笑容。

ps:年三十和初一因家庭原因不能加更,故加更从初二开始,到十五结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