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九龙神鼎 > 2597.第2597章 苏羽女儿

2597.第2597章 苏羽女儿

手机阅读

“苏羽是被逼反抗。”碧云红仙坚决道。

“闭嘴!还在为他说话。”金瞳郎君狰狞呵斥道:“都是苏羽的错!”

碧云红仙默然不许,心中凄然不已。

她凄楚的并非自己处境,而是父亲。

自从她双眼失明后,性格更为扭曲,行事格外极端。

她有心脱离父亲,只是不忍心双眼失明的父亲无依无靠。

“今后,不许再欺骗少昊主人!”金瞳郎君严厉警告道。

碧云红仙心中反感。

什么主人?

父亲现在的心理真的太脆弱,太敏感。

他觉得少昊身份尊贵,他们好不容易攀附上,最好抱好这棵大树。

父女二人清理好东西后不久,嫣然便飞临他们洞府上方,淡淡道:“出发吧,你们路上最好不要拖我后腿,不然,哼……”

彼时。

魔门。

魔门皇宫。

一座古旧的祭坛上,魔主正在翻阅一本天书。

上面有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天书文字。

魔主正在竭力钻研上面之字。

忽然,祭坛毫无征兆的动了动,从祭坛四方涌出一片黑雾,在祭坛上方形成一张扭曲的巨脸。

那脸庞,与血丝中魔雾所化的脸庞一模一样。

魔主脸色剧变,慌忙跪下,骇然道:“圣魔降临,后辈有失远迎。”

“起来吧。”巨脸淡漠而平静道。

魔主站起来,头颅却深深垂下,不敢直视巨脸。

浑身则紧绷,心中狂跳不已。

祭坛是魔门和圣魔的唯一联系。

但,圣魔怎会毫无征兆以分魂降临?

“交代你办的事情,办得怎样?”魔主问道。

魔主连忙道:“回禀圣魔,已有眉目,那物或许在圣城。”

“圣城?”圣魔的声音,陡然沉顿:“确定?”

“不会有错,属下正在命人继续查办。”他此前离开魔门良久,正是去寻找那件东西。

良久,魔主缓缓点首:“好!办得不错。”

魔雾一阵蠕动,从中滴落三滴暗红色的血液。

那正是圣魔血。

“拿去吧。”

魔主大喜过望:“多谢圣魔赏赐!”

魔雾缓缓散去,道:“另外,查一下,是谁抓走了啸魔,若是时间主宰的人,立刻通知我。”

啸魔是少数知道魔门古墓所在的人。

而他,就在魔门古墓中。

如果时间主宰得到了啸魔,一定有办法得到情报,并找到他。

“是!”魔主恭敬道,心中则狠狠一震。

啸魔长老居然被抓走了!

怎么会这样?

待圣魔退却,魔主立刻前去查探,结果,啸魔长老果然已经失去联系。

“来人!”魔主脸色阴沉如水:“给我彻查啸魔长老去向。”

与此同时。

女皇大殿。

星雨女皇、苏羽,明心大帝和子君同在一堂。

明心大帝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皇妹,希望我们南明城和东明城合作愉快,共同抗衡其余城池。”

亲眼目睹啸魔长老被生擒,明心大帝震撼之余,彻底高看星雨女皇。

一个魔门长老就是整整五百贡献。

完全可以兑换一件排名靠前的主宰法宝。

某种意义上而言,星雨女皇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前提是她能成功将啸魔长老送到圣城。

“希望如此。”星雨女皇平静的点着下吧,内心之中却激动无比。

她以前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主宰后裔主动和她这位连血脉之力都未曾觉醒的人合作。

现在她对未来忽然充满信心。

当然,造就这一切的,并非她自己,而是苏羽。

她余光瞥向苏羽,心中满是深深感激。

“那么具体的合作事宜,我会派遣使者专程前来洽谈。”

星雨女皇点首,热情招待之后,送走明心大帝和子君。

两人离开南明城,满面笑意的明心大帝,神色难以抑制的沉闷起来。

“大帝,不如我们半路截杀,抢走啸魔长老?”子君眼中闪过狠辣之色。

啸魔长老的落网,实在太震撼。

以至于让不起眼的星雨女皇,一夜间拥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筹码。

“抢,还有用吗?”明心大帝苦涩摇摇头:“星雨女皇已经动用一年一次和主宰联系的机会,将此事通知给主宰,主宰也派出人马前来迎接。”

此时再抢又何用?

反而会坏了时间主宰的事,惹来其震怒。

“那就干脆灭了啸魔长老,星雨女皇得到五百贡献点,对我们威胁太大。”子君道。

明心大帝呵斥:“你糊涂!”

“我们三城加起来,都不是少昊对手,如今星雨女皇得到五百贡献,正好弥补我们的不足,毁掉他,对我们有好处?”明心大帝问道。

子君皱眉:“可万一星雨女皇先对付我们怎么办?”

明心大帝缓缓摇头:“如果只有星雨女皇一人,我的确要担心,她会不会因为心智不成熟,做出错误举动。”

“但有那位姓苏的人族干哥哥在,我想,应该不用担心。”

亲眼目睹苏羽如何活生生擒住啸魔长老,明心大帝相信,苏羽是一个聪明人。

聪明人就知道凡事有轻重缓急。

有他在星雨女皇身旁提点,是不会做出过分举动的。

“走吧,赶紧回东明城,我们离开如此久,残月女皇恐怕不会太安分。”

女皇大殿。

苏羽道:“事不宜迟,我还是尽快出发,护送啸魔长老前往圣城。”

星雨女皇虽有些不舍,但深知事情紧急。

万一啸魔长老消息走漏出去,他们此行会平添许多风险。

如此,苏羽和五位地道主级别的护法一同出发,当即前往圣城。

极为遥远的圣城。

城中某处雅致的别院。

院中梨花盛开,一个倩影玲珑的紫衣女子,正在俯身作画。

画中,是一个银发青年。

英俊出尘,气质出尘。

这时,一道黄鹂似的轻哼声,自身后传来:“娘,你又在画那个负心汉了?”

紫衣女子放下笔,转过身,露出一张狐仙般精致的玉容。

她半蹲着身子,让自己视线和说话少女一般高,摸着她的头,慈祥道:“彩儿,不得无礼,你父亲并非有意抛弃我们,而是身陷险境,不愿连累我们。”

紫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秦仙儿。

而那十岁小女孩,则是她和苏羽的结晶。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